陳國權:談「文字障」和「心障」

佛說「文字障」,指的是以心傳法,不靠文字所造成的障礙,以至質疑文字本身到底能否精準傳達思想和感情,到頭來必須顛覆文字的固有訊息,才能重新產生意義。

可是從另一角度看,「文字障」的困擾其實源自個人的「心障」。 一些人解讀文字的能力顛三倒四,不理會原文字裡行間所表述的事實和道理,只是隨著自己的主觀想法加以詮釋、猜測和發揮,對號入座,作繭自縛而兜兜轉轉,最終還是墮落文字障而不明所以。

對於這些有「心障」的人,你清清楚楚的說理談道往往也是徒然,因為這不是邏輯思維和理解能力的問題。 他有一定的學識和見解,可是被成見迷惑而不能自拔,羈困於文字的泥沼。當你只是泛談一個概念或者淺說一種感覺,他會極端敏感的拉扯到自己身上,以為你要挖他的瘡疤揭他的陰私,其實你哪裡曉得他屁股的患處和心底的疙瘩?當你揮筆試寫幾篇短文,他直指你是舞劍的項莊,更飛撲出來自認是沛公,令人懷疑到底是他虛榮作祟還是心虛反照?

「文字障」畢竟難免,可是「心障」更加難解。筆者愚昧,正理本來不必曲寫,坦率話語本來不用轉彎抹角道來,可是,對於「心障」纏身的人,棒喝點化恐怕也無能為力和於事無補。哀哉善哉!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