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潤儀:消失了,卻永存

十五歲的桐桐星期六開始不肯進食。星期一看醫生,驗血正常。醫生懷疑她肚內有腫瘤,安排翌日中午照超聲波。

晚上她在房內睡,半夜走到床頭定睛看著我。我輕撫她的頭,問她何事,之後她走出房外睡。她的睡姿和平時一樣,故我便再倒頭入睡。早上起床準備上班,聽到她短促的呼吸,看看她,她又沒怎樣。但過了約十分鐘,發現她爬進房間,看著我,呼吸非常急促。

急忙抱起她。舌頭白了,口吐白沫。急忙更衣,電召的士。可惜,沒回應。只好抱她跑出村口,途中,她已吐血。淚水直流,不停地叫她不要睡。但心知,她已走完她的路了。抱著沒反應的她,坐在路邊,哭成淚人。

理性上早已準備她的離去,十五歲的她早已變了獨眼龍,一隻眼有白內障,亦已聾了。從前還經常對她說:究竟你幾時死?

但真正發生時,竟變得手忙腳亂,哭得死去活來。

十二年前桐桐的原主人因懷孕放棄她。自始,她便跟著我們,搬了五次家。下一次搬家,桐桐不在了。

感謝她陪伴了我們十二年,讓我們一同經歷了很多的第一次,經歷了她濃縮的一生。

感謝好友的安慰,說她能在我懷中離去,是她的福份。其實,這是我的福份。

桐桐,願妳在遠方快樂。若有來生,請再成為我的愛寵;又或是,讓我成為妳的愛寵。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