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凱宜:教育無邊界

「Miss今日有咩玩呀?」轉堂時,中五女生小玉在課室門前大聲問我。

假若我是一位常規英文老師,不難想像這個問題背後的壓力吧 ──大概我會立刻瞪著她叫她快快坐好我才進入課室。而此時的我,是急不及待開始這節動態的中五英語小組活動。

一年多前我選擇了走另一條的教育路 ──暫時擱下準老師的帽子,成為「教育無邊界」的計劃導師(Program Mentor),走進屋校園與中學生同行。

教育無邊界是一個非營利機構,作為它的計劃導師,我們用兩年時間以駐校形式為學生提供英語小組教學支援及朋輩個別指導(Mentoring),從而提升同學的學習動機和自信心,並改善學習態度。

這次,我帶來了《生命之旅》的卡牌遊戲。同學透過卡牌自由創作並講述自己的生命故事,小玉選擇家庭路線生了三胞胎,又有人當了世界領袖再去找尋大腳八腳印。就是這樣,我們用英語溝通了整整一小時,幾乎不願下課!相信對同學和我來說這不只是生命之旅,更是奇幻之旅!回想一個多月前,要這六個孩子朗讀一句英文還是要十足鼓勵,每週自由寫作幾十字週記一篇也得三催四請。跟各科任老師打聽,他們無不為同學們著急,每天為著文憑試課程用心備課批改功課,還得處理班務等行政工作,然而同學在正規課堂表現似乎並不理想,課業成績與公開考試的要求更有一段距離 ──相信這實在不少老師要面對的兩難。

這天同學可以這樣自信而沒有壓力地用英文完成這創舉,令我更珍惜機構為我們製造空間突破課程的限制。我們都相信,只要讓同學累積了成功經驗,下一次,便會更有信心面對挑戰。

機構的專業培訓亦使我們面對學生時用紀律以外的手法與學生相處。我們藉著亦師亦友的關係,為學生帶來另一些的可能性。又有一次我們在活動中做了餐廳侍應與顧客的角色扮演,笑聲此起彼落。我還找來英式奶茶讓他們親自泡製,順道教了好幾句職業英語。怎料小玉下節課在班上宣告:「上次你教我的真管用呀,現在我能與菲傭和外國人溝通了!」因著家庭需要,她堅持做兼職。我不能改變她的決定和處境,卻能以剛出茅廬的「大姐姐」身份從旁分析指導。那次之後她還跟我說老闆將她的時薪一元一元的遞增,更主動用英文邀請我到她做兼職的連鎖台式飲料店看看。「看來你的工作態度不錯呢!如果學習上有多幾分專注和熱情就更好了。」親身認識過她的世界,我更期待下學期小玉一點點的改變和成長。

每位在課室裡的學生背後都有著不一樣的故事。大學時,記得教授說過,教育(Educate)的拉丁文字根本就有牽引(lead out)的意味。縱然制度沒法一夕間改變,但願制度下有幾片空間,讓同學述說自己的故事,盼望你和我作為教育工作者能牽引他們走當行的路。

(作者為教育無邊界計劃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