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權:巨象與惡虎 — 回應對理事會
「保守、遲鈍」的詰難

前 言

教協會監事會選戰在即,傳媒引述個別候選人的批評言論,對理事會過去的工作提出質疑,甚或肆意攻擊。身為理事無意猜測發言者是昧於無知,被誤導蒙蔽,抑或別有用心,但是有責任澄清誤解和說明事實。概括而言,這些言論的其中一項「指控」直指教協會「過於保守、反應遲鈍、立場模糊」,本文旨在回應這類「指控」。(理事會對於其他具體指控的回應詳見23/1/2014記者會的〈新聞稿〉)

龐然巨象的教協會

會員逾九萬人的教協會無疑是一個龐大的組織,在教育專業範疇,社會層面以至政治環境中都具有一定的話語權和影響力。教協會立會已四十載,從工作經驗累積以及不斷持續發展而得來的,不僅是有形的資產和潛藏的實力,而更重要的是建立了務實的行事規章,以及凝聚會員的信念、理想和願景。教協會一直堅守鼎足三立的工作方向:發展專業的教育團體、捍衛權益的職工會,以及踐行公義的社會組織。

教協會會員的結構涵蓋前線教師、中層行政人員、領導層的校長、大專院校的講師等,各有不同的處境、難處、需要和期盼;會員年齡層上至年邁的退休人士下及剛出道踏足教壇的年輕伙子,其經歷、識見、價值觀和處事方式千差萬別,對人對事的立場和取態也不盡同。教協會面對的戰場幅面廣闊,觸及學前教育、基礎教育、大專教育和社會教育,問題繁複而焦點散亂;教協會的抗衡和鬥爭對象包括保守力量、建制派、以至本港和內地的當權者,勢力對比懸殊而形勢險惡。因此,教協會處理任何議題必須採取審慎態度,全面的考量和關顧不同會員的憂慮,絕不會草率作決,貿然行事。教協會一直傾向於慎重穩健,以至於後發先至。急於爭取閃亮鎂光的冒進方式,以及不作瓦全的偏激路線從來不是,將來也不該是教協會的處事特色。

「眾矢之的」的教協會

教協會仿如一頭巨象。不同的會員,以及會外人士對教協會有不同的主觀認識和期盼。擦著彎牙便視教協會這武器鋒利無比;摸著腳腿便以為教協會堅實厚重;觸著長鼻便覺得教協會軟弱乏力;抹著尾巴便感到教協會搖擺不定……他們當然不是瞎子,可是面對這頭巨象,一般人實在難以窺看完整面貌而恰當客觀的評說。眼見教協會福利部業務興旺便指稱教協會只懂開辦超市;得悉教協會擴展會員權益便責難教協會毫不重視教育專業;目睹教協會組織抗爭行動稍有失利或未能即時取得實利便辱罵教協會無心戀戰和進退失據;不了解教協會處理具爭議性議題的緩進溫和策略便直斥保守落後和放棄原則……
如此這般的指責在「父子騎驢」寓言裡相信已廣為人所知。究其實,父累了便騎,子累了便騎,父子累了便一同騎,察覺驢子累了便父子牽著驢子走路,哪有非騎驢不可或騎上驢背就是罪大惡極的道理。因時制宜的彈性處理和寬容態度實在不必筆者贅言置喙。

教協會是眾多來自不同方向矢箭的標靶,這是不爭的事實,也是殘酷的現實,始自教協會已發展為舉足輕重的社會組織。會員對教協會的運作和處事未能綜觀全貌而有所疑惑和議論是可以理解的,理事會必須詳細解說和交代。可怕的只是個別人士基於個人的政治信念和利益而點火搧風。教協會在社會和政治的叢林裡是一頭面對被捕獵射殺的巨象,經歷過多年來暗鬥襲擊的險境,早已無懼政治當權者伺機攻訐,務要去之而後快的脅逼,可是,對局內人的矢鏃箭頭不能掉以輕心。

理事會按照會章、政策和行事程序處理所有事務。教協會設有監事會監察理事會,賦予法定權力督責理事會的處事方式,以理性態度檢視會務全局,促進良性而健康的回饋作用。理事會的所有議決和行動當然未必盡如人意,可以完全滿足不同會員和社會人士的期望,因此理所當然的必須聽取意見,接納諍言以力求改善。再者,當前多元化的後現代社會,除了宗教信條和一些普世價值的理念外,「唯我獨尊」的立論已站不住腳,社會上和政治上不少富爭議的議題存在著不同角度的演繹、分歧的價值判斷,以至多層次的應變策略。

結語

在策略籌劃方面,創會的司徒華先生嘗言「不打第一二三鎗」,充分反映出他的處事態度,當然也影響著歷屆理事會對問題的認知和分析能力,以及處理態度:穩重、沉著、甚或忍辱負重而絕不急躁輕言冒進。這是教協會的本質,而證之於歷屆理事會的運作,相信也是絕大多數理事的真情本性,以及得到大部份會員的認同和支持。教協會是一頭巨象,一步一步的踏實地走動,時而拍動雙耳,翻捲長鼻,發出嘯聲,有必要時便翹起彎牙衝刺,保持進退有度的原則和行動。我相信大多數會員都不會贊同任何人意圖把教協會變種成為一隻惡形凶相的老虎,張牙舞爪和激烈撲殺。而且,怕只怕畫虎不成反類犬,惡虎矮化為只能噬齒作勢的喪家浪犬。

報章評論輯錄

【編者按:本會監事會選舉一事引起傳媒廣泛報道,有報章標題值得關注(2014-01-20《東方日報》:「老師搞革命‧教協內訌」;2014-01-24《明報》:「教協分裂白熱化」),茲摘錄部分報章評論供參閱】

“Of all the local labor groups, the Hong Kong Professional Teachers’ Union is surely one of the most organized and influential in the democracy movement. It couldn’ t be more radical as far as the pro-establishment forces are concerned. So it’ s really ironic when the PTU was criticized for being too conservative on issues such as national education and political development …… Perhaps the pro-establishment is happy seeing the vigorous internal strife within the union – even if it doesn’ t result in replacement of the leadership …… At the very least, it would weaken the unity of the teachers. While a united PTU with 90,000 members is a political force to reckon with, splits would be a godsend for its political foes …… So, it would indeed be short-sighted to view the clash only an internal union matter.”

(中譯:「在本地所有的工會團體中,教協會肯定是民主運動最有組織和最具影響力的。對於建制派勢力來說,相信沒有比教協會更為激進的了。所以,當教協會被批評在國教和政改等議題上過份保守,確實相當諷刺……建制派可能樂於見到工會內鬨激烈,雖然未必會導致領導層被取代……最低限度,這樣將會削弱老師的團結。考慮到一個凝聚九萬會員的教協會是一股政治力量,分裂將會是其政治敵人的天賜良機……因此,如果把這次衝突只視為工會的內部事務,未免眼光短淺。」)

(2014-01-28《英文虎報》Editoral by Mary Ma)

「近期政改問題陷於膠著狀態……教協最近因為監事會選舉而內鬥,泛民內部務實與激進派鬥爭激烈,不下於泛民與建制派的爭鬥……擺明車馬是要借監事會控制理事會……就以林慧思老師而言,教協主派同意教師可以路見不平,仗義執言,但卻無法接受老師『講粗口』……激進派在事件中卻是政治先行,而不將『講粗口』當一回事……教協有龐大的人力、物力、財力,是民主派背後一強大機器,教協一但被奪,溫和民主派難免即時失勢,民主派只會愈走愈激……泛民的自我分裂瓦解,已由政治團體波及到社會團體,這種趨勢,對誰最有利呢?」

(2014-01-30《星島日報》「大棋盤」杜良謀)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