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監事:我所理解監事會的權責和職能

監事會選舉即將舉行,各位會員有權和有責任運用手上的選票選出19人的監事會,勝任履行相關工作。為此,曾經擔任監事的筆者嘗試解說一下監事會的權責和職能。

從組織的結構來說,教協會的「週年會員代表大會」是「最高權力架構」,「理事會」是「行政機關」,「監事會」是「監察機制」。會員代表大會由不同類別的教育單位按會章選出的代表所組成,每年召開大會,其中主要工作是檢討過去會務運作和策劃未來會務發展方針。

教協會的運作主體是以內閣形式組成的理事會,只有一個參選理事閣時便必須經由會員投以信任票確認,也就是說理事會須獲得大多數會員的信任,以及認同和支持理事閣參選政綱的理念和願景,授以合法權力處理會務。此外,週年會員代表大會通過理事會提交的會務工作綱領和發展計劃,理事會有責任按照相關的議決和授權執行工作。

理事會每週召開常務會議和每月舉行例會,處理日常繁重事務,以及因應事局變化引發的諸多問題,對於大多數義務性質的理事教師而言,工作壓力不言而喻。為了改善和強化對理事會行政權力的合法操作和監察,1992年週年會員代表大會通過修訂會章,在會內增設「監事會」監察制度。監事會的組成、權責和職能條文載於會章第八條甲「監事會」(註)。

一般來說,「監察」指對相關事務進行「監督、查察」(註第一條),藉以檢視會務的運作是否合乎問責原則。會章所提的監事會「監察」職權只是原則性和方向性的指涉,並無細緻規定如何有系統的進行,較明確的提法是「列席理事會會議」(註第六條),以及「就理事會已通過的議決向理事會提出覆議要求」(註第八條),不過,這些權責都是有局限和受到制約的,「無表決權」(註第六條)以及「對理事會根據本會管理會務的權力並無限制」(註第八條)的規定相信已充份反映了會章裡所規劃和設計監事會與理事會之間的制衡關係特性。

監事會列席理事會,是要監察理事在議事和議決過程中是否按會議常規和合法程序進行,以及議決結果是否符合會員代表大會通過的具體事項或發展會務方針,而且有否配合會員的權益需要和主流意見傾向。因此,監事會的監察工作是就其觀察和查檢所得向理事會表達意見,以至提出質疑有否逾越或違背會章條文規定所賦予的行政權力,並非干預和阻礙行政,更不是參與會務決策。監事會絕對不是會內的第二行政權力中心。如果基於個人的理念或價值觀,個別監事以至整個監事會不滿理事會的某項議決,只要理事會的行政決定回應了會員代表大會的議決方針和會員的主流意見,監事會實在無權越俎代庖。平情而論,會章對與監事會進行監察操作未有嚴謹的規範,仍有改善空間,須經詳細討論,有必要時修章行事。

依筆者觀察所得,監事會應該有所不為,試舉例說明:監事擅自私下向職員索取會務資料是不按正常程序的做法;監事列席涉及員工個人私隱資料的會議並不恰當;監事不透過常規渠道反映意見,卻藉著面書網絡點評論斷理事會工作是有失大體的作風。事實上在會章條文的框架下,監事會是有所為和有所不為的,監事會候選人理應清楚箇中關鍵,而會員亦應該對監事會的權責和職能有所認識,這才有利於教協會會務的健康和穩定發展。

【註:會章第八條甲「監事會」涉及權責和職能的條文主要有:(一)週年會員代表大會閉會期間,監察理事會對本會之管理及事務之處辦,概由監事會負責;……(六)監事可列席理事會會議,得理事會同意可於理事會會議上發言,但無表決權;……(十一)監事會在有需要時可就理事會已通過的議決向理事會提出覆議要求。監事會的覆議要求對理事會根據本會管理會務的權力並無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