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自主學習:元認知取向

628p3_pic03上期開始寫自主學習系列,提及假如自主學習的概念不清晰,只跟從某一種學習形式推行,可能徒勞無功。

在上一篇,把推行的自主學習分為三個取向,一是源於西方認知發展理論,人在自我調適過程(self-regulated process)的角色,也就是自己如何主導、調適和反思學習。二是國內因課堂沉悶,教學失效,而提出「還課堂給孩子」,在課堂上有最多的學生活動,包括學生作為小老師,有小組活動,要協作學習,相互交鋒等形式,所以上課前的知識輸入是必須的,「預習」就非常重要,在課堂上要有「有質素」的討論,引導探究思考的題目不可或缺,就需要「導學」方案了。三是香港的資訊科技相當發達,如何更能發揮電子及網上學習的優勢,讓學生主動學習。

第一種取向,自我調適過程概括了 self-directed learning (SDL) , self-regulated learning(SRL), independent learning, self-monitored learning, open learning 等相關概念或名詞。很多時,雖有學者刻意定義,SDL和SRL都混淆不清,交替使用,尤其是當譯為自主學習時。不過,當說是 self-regulated learning 時(應譯成自我調適或調控學習),應是元認知取向(metacognition approach)。

讀者朋友可能會覺得上述分析太「理論」,太仔細,只要提出如何推行就可以。不!不花時間理解自主學習是甚麼(what is it)和為甚麼要做(why do it),為做而做,只聽指示推行,又變成過場遊戲。

Zimmerman 及 Schunk 等學者,把自我調適學習分為學習動機,學習行為及元認知思考三個部分,看學生能在三部分所達至的程度,所做的研究認為SRL對學業表現及終生學習都極重要。不過,很多這類研究都是透過問卷追查成功及水平高的學習者如何學習,在動機、行為及元認知上有甚麼表現,而非用實驗控制組的方式得出某一種學習策略在成績上更優勝。Zimmerman 分析的SRL是過程模式(process model),分為三個階段:前備(forethought),表現(performance)及 self-reflection(自我反思)。

所以,如果學校推行的自主學習是元認知取向,在學習的早期前備階段便要鞏固及提升學習動機,建立學習習慣及態度。具體的目標就是:理解學生的性格強弱項、學習類型,透過活動提升自信及自我效能感,建立短期可達至的學習目標、長遠的期望,養成良好生活作息、時間管理、情緒及壓力控制等。手冊形式的學生學習摡述(profile),定期師生關懷式對話,班級經營的針對性活動都是這階段的策略點子,是自主學習的前備期。

在表現階段,就要培育認知學習策略(Cognitive strategies)及行為,如何做筆記,怎樣搜集及整理資料,連繫不同的學習概念,以不同形式(文字、圖表、數據)等學習技巧就成為這一階段的行動計劃;同時,思維能力的培育亦應在各學習領域中體現,包括邏輯、水平、系統、擴散、綜合、創意、解難及批判等能力。

到自我反思階段,反省、監控、調整目標、自我探究、評鑑學習及工作效果等,這可能已經不是靠策略點子而成就,而是隨知識的大量增長,對追求知識的學習慾望及強烈好奇而積累的。

這幾個階段,不一定是線性,或只適用於以年紀劃分的學習階段,會重及可以是螺旋式(spiral)的。

所以,學校的學生有能力高低、學習差異時,推行自主學習的策略也就不同了。

(自主學習系列之二)

(作者為教協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