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教師專業 增加教育投資
教協就2018年度《施政報告》提出教育建議

新聞稿 2018年8月23日

1. 教協提出三大施政方向

1.1 加強教育投資,增加常額撥款

現屆政府上任即投入50億教育經常開支(暫用了36億元),其後財政預算案再預留20億經常開支,反映政府對教育有所承擔。不過對比1997年度,本年度教育經常開支佔政府經常開支總額的比例仍顯著下降,由25.0%跌至20.8%。本港教育開支總額佔GDP約4.0%(經常開支則佔3.0%),與OECD發達地區平均4.8%差幅仍大,可見新增資源仍未足以扭轉劣勢。教協建議,政府應持續增加教育經常開支,回復至佔政府經常總開支四分一的水平,而教育開支總額佔GDP比例亦須持續提升至發達地區的水平,用以紮實地做好教育施政。

1.2 完善政策規劃,穩定教師專業

過去政府規劃不善,無論學生增減,由縮班殺校到過度加班加派都對學校造成動盪,教師士氣低落,遺禍深遠。要培養有質素的新一代,政府有責任創造一個穩定和富滿足感的教學環境。政府應掌握數據、善用人口下降制訂適切方案,為下一階段提高質素的工作打好基礎,例如改善班師比及師生比例等,而不是藉人口下降縮減開支,影響學校的穩定和發展。

1.3 專業領航,為教育拆牆鬆綁

本屆政府就八個教育範疇設專責小組研究,教協期望能真正專業領航,一改過去政府偏聽的態度,重視前線教師意見,為師生拆牆鬆綁,並捍衛教育專業。就學生龐大的學習壓力,政府應增加升學出路,重整惡性操練及競爭文化,加強輔導工作;教師方面,首要改善人手編制、釋放教師教學空間。同時必須維護本港社會的核心價值,課程修訂均須避免政治干預,讓教育回歸專業。

2. 重點教育項目

2.1 改善班師比,增加中小學編制,吸納合約教師

教育改革以來,教師工作量及難度倍增,但教師編制遠遠未能應付需要。一方面教師工作壓力超負荷,另一方面學校又需要以短期撥款聘用合約教師及教學助理,令年輕人長期無法在穩定環境下教學,影響教學質素。多年來,教育界一直要求將中小學的「班師比例」增加0.3(即每班增加0.3個教席),去年行政長官上任後,立即落實中小學增加班師比例0.1,令部分合約教師可以轉職常額,得到公平待遇,學生也能獲得更多老師的照顧,提升學習成效。

今年,雖然行政長官再增撥二十億教育經常性開支,但卻完全沒提及中小學班師比例的進一步改善。假若改善班師比例的步伐停滯,中小學生難以進一步獲得老師的更多關顧,高中增加選修科也受到限制。短期合約教師問題仍然持續,打擊年輕人投身教育的熱誠。教協認為,去年增加中小學班師比例0.1,絕對不能完全解決中小學教師編制不足的問題,因此必須持續增加班師比例至合理水平。

建議:

  • 未來每年持續落實改善中小學班師比例,直至達到目標的小學1:1.8,初中1:2,高中1:2.3的水平,讓學校有充足的教學人手,保障教學質素。同時讓更多優秀合約教師能夠轉任常額,獲得平等的專業發展機會。
  • 當局應檢討運用短期津貼造成的弊端,一些有利提升教學的津貼,應盡量轉為常額撥款,例如資訊科技統籌員等,讓學校可作長遠規劃,安心聘用教學人員。

2.2 落實教席全面學位化、檢討中小學及特殊學校人事編制和薪酬架構

目前中、小學及特殊教師持有學位的比例分別已達到99%、97%及97%,遠高於政府所訂定的學位教席比例,導致大量教師以非學位職級受聘,極不公平。教師職級全面學位化,早已是教育界的共識。現時無論是教師資歷、學校行政、政府財政等方面,都有足夠條件可以讓中小學及特殊學校「一步到位」實現全面學位化,以避免分階段實施帶來行政及人事管理上的困擾。

小學的中層職位一直不足,主任職位與班級數目而不是與教師數目掛鈎,現時每三班只有一個主任職位,根本未能滿足學校多方面如行政、教務、訓育、輔導、科目領導等需要,導致主任工作須由基層職位的教師長期擔任。而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原意是基層職位,但由於小學的中層職位不足,學校普遍把APSM視作中層管理職位,因而沒有盡用,窒礙學位化的步伐。

副校長職位方面,現時中小學最多只得兩個職位,小規模的學校更不設副校長職位,無法應付學校日常工作。

此外,小學校長及學位教師的資歷要求和職責雖然不下於中學同工,但薪酬水平均較中學為低。特殊學校校長除了要符合一般中小學校長的入職要求外,還須具備特殊教育訓練資格,但由於學校班數較少,在現行機制下往往只得到相當於中學副校長的職級,都是不合理的現象。

建議:

  • 中小學及特殊學校於下學年應全面取消學位教席上限,所有持學位資歷的教師都轉職學位教席。少數仍未持有學位的文憑教師,可繼續保有原有文憑職級,直至自然流失為止。
  • 增加小學中層職位的數目,與整體教師數目掛鈎,讓校內負責中層管理工作的老師,均可得到合理的職級待遇。
  • 所有學校(不論規模大小)均應設立副校長職位,規模大的學校應將副校長職位增至3個。
  • 盡快檢討及改善小學及特殊學校的校長、副校長、主任和教師職系的編制和薪酬架構,以符合其職位和工作性質。

2.3 完善學額規劃,制定中小學穩定措施

由於本地出生率的變動,以及雙非嬰兒的短暫效應,學生人口近年經歷劇烈的波動。當政府的應對措施不足,就會導致學界人心惶惶,亂象叢生。中學方面,經過多年人口下降後,升中學生數目開始回升,但要到2020學年才全面回穩。部分中學在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下,仍有裁員和調職壓力,假如今年沒有紓緩措施,學校需要歸還教席,人手將會更加緊絀。

小學方面,近年學生人口短暫激增,當局為了吸納新增學生,採取了加派、「大肚班」、「有時限學校」等過渡措施,這些行政措施,均對學校行政與教學帶來一定衝擊。隨著「零雙非」效應,小一學童人口預料從 2018/19學年的 65,700人高峰急劇回落至 2020/21 學年的55,700人,兩年間足足跌了一萬人。當局需要及早籌謀,推出針對性紓緩措施,特別要避免出現大規模縮班或裁減教師的情況。
此外,大部分小學雖然已實施小班教學,但有部分已推行小班制的學校要接受加派,須暫時轉回大班教學,無疑是很不理想的情況,亦有違政策原則。根據教育局資料,現時仍有兩至三成的小學因各種原因未推行小班教學,但當局未有定下確切的時間表,讓小學全面邁向小班。

建議:

  • 如中小學在2018/19學年,因各種原因須縮減常額教師編制(如中學的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收生不足而縮班等),教育局應凍結縮減,直至班師比例改善政策完成為止。當局可以在小學實施類近似中學的「三保」措施,以穩定教師隊伍。
  • 隨著小學人口逐步回落,正是全面推行小班教學的適當時機,當局應定下時間表,讓所有學生都能享有小班教學的優勢。

2.4 關注學童身心健康,嚴格監察TSA慎防操練

近年學童學習壓力有增無減,學童疑因學業壓力而輕生的事件亦時有發生。教協去年曾進行學童壓力調查,發現學生一天平均至少七份功課,逾半教師認為學生功課量多,當中原因包括課程過於龐雜、操練和應試文化、TSA的操練等。過多的功課和操練導致休息和活動的時間受擠壓,以致學童的精神長期處於繃緊狀態。

建議:

  • 全面檢討課程的深廣度,改善小學全日制的實施情況,避免學童在沉重的課業壓力下,連基本休息遊戲的時間都被剝削,並加強家長教育,為學童締造顧及身心健康的學習環境。
  • 認真審視TSA的應考安排,取消讓學校自行選擇「全級應考」,或採取嚴格的監察程序,確保學校充分諮詢教師和家長的意見,並以問卷形式向前線教師及家長進行調查,了解校內的操練情況。

2.5 幼稚園增設兩名專責教師 落實真正免費幼兒教育

政府去年將「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恆常化,名額倍增至七千個。這計劃需要教師與到校專業團隊協作,並為個別幼兒調適課程,工作量不容輕視。政府稱為此改善人手比例至1:11,然而幼稚園師生比的中位數早於2014年已達此水平,幼師基本上仍沒有空堂,兼顧計劃倍感吃力,也影響計劃成效。此外,幼師以女性為主,學校承擔產假等支出相對較高,幼師放取產假或病假的壓力不少。

要提升婦女勞動力,首要締造有利環境,讓婦女兼顧家庭與工作。政府提出改善幼稚園規劃標準,增加全日制學額比例,但至今未見落實。本學年推行新資助計劃,全日及長全日制幼稚園只比半日制多三成及六成資助,結果這兩類幼稚園絕大部分需繳學費,有五區更連一間免費全日制幼稚園也沒有,剝削了家長的選擇。

建議:

  • 在現有教師編制之上增設兩名主任級別的教師,專責校本課程發展,以及支援到校學前康復服務和統籌校內的融合教育。並應展開規劃,進一步改善幼稚園師生比例,讓幼師有空堂備課等。另應就幼師病假及分娩假等向幼稚園提供代課津貼。
  • 盡快改善幼稚園規劃標準,逐步增加全日及/或長全日制學額,並提供全額單位成本資助,令各類幼稚園均可獲充足資源,也確保不同需要的家長有合適的服務。

2.6 改善融合教育及特殊學校的軟硬件配套

教育局正檢討加輔計劃及學習支援津貼等措施。業界認為,小學加輔計劃 (IRTP)的額外教師,能更有效跟進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學生,不希望一刀切以津貼取代;而採用學習支援津貼的中小學,津貼上限約160萬,大概是58個第三層支援的SEN學生的津貼總和,但現時不少學校已取錄了過百名SEN學生,津貼上限變相剝削了學生應得的資源。而2013至2016學年間,第二、第三層支援和成績稍遜的學生增加29%,領取津貼上限的學校更增加了13倍,津貼上限令愈來愈多學校所得資源追不上SEN學生的實際需要。

特殊學校收錄有多重障礙的學生比例大增,但除了輕度智障、視障和群育學校的班額近年曾作改善,其他特殊學校的班額,五十多年從未檢討。此外,政府自2009學年起為特校生提供12年免費教育,惟延長學習年期而涉及的額外設施工程卻進度緩慢。截至今年4月,全港61所特殊學校,有25項工程仍只在開展階段。

建議:

  • 不應取消小學加輔計劃,讓學校按校本需要選擇資助模式;學習支援津貼應不設上限,可考慮在取錄SEN學生數量上作出一定限制,讓所有SEN學生均獲同等資助。
  • 中度/嚴重智障、肢體傷殘學校和聽障兒童學校,應每班減少2人;並加快特殊學校設施的落實時間表,為所有特殊學校提供所需的設施。

2.7 關注「漂流教師」處境,改善大專實任比例

漂流教師/流浪講師的問題在過去數年間惡化,愈來愈多學系聘請兼職講師教學。兼職講師職位不穩定,而且缺乏教學配套,他們很多連辦公室也沒有,令會見學生、準備教學等工作,只能於學校圖書館甚至飯堂進行,情況甚不理想。而且兼職講師因薪酬及工時不足,往往要奔走多間院校兼教,才足以維持生計。

教協同意部分科目較適合以兼職模式,聘用校外一些具實際經驗的專業人士任教,但現時兼職講師的數目及廣泛程度已經明顯超出合理範圍。個別學系只為減省成本,或讓教授可以專注研究而聘任兼職講師;這個做法對學生的學習甚為不利。

根據立法會所得數字,院校普遍有逾半教學人員是以合約制聘用,個別院校的合約比例更高逾七成半;另有過半數的學術人員也是以合約制聘用,情況甚不理想,不利吸引優秀人才在本港院校服務。

建議:

  • 教資會宜檢討撥款機制,避免兼職制度被濫用,以確保教學質素。
  • 各間院校應增加以實任制聘用教學人員,以肯定及挽留表現良好的教職員,為他們提供穩定的工作環境發展所長。

3. 其他建議

3.1 重建幼師信心,加快制訂幼師薪級表

特首明確承諾「確立幼師薪級表」,去年施政報告卻變質成探討「可行性」,並要收集長達三年數據,即2020年才展開研究。由於新資助模式採用中位薪酬資助,幼師學歷年資仍乏保障,令本學年幼師流失率創近年新高,反映薪級制度一拖再拖,令幼師對前景失去信心,流失率不減反加。

建議:

  • 加快研究工作,以保障幼師學歷年資為目標,探討各種可行方案,並確保諮詢渠道透明,讓不同持份者充分參與。研究完成後,應立即著手制訂幼師薪級表,避免拖延政策推行。

3.2 檢討中小學輔導服務 小學落實「1+1」

今年9月小學將推行「一校一社工」,惟方案未有重視輔導教師(SGT)的職能,資助只容許學校在社工與輔導教師之間二擇其一。但近年家庭環境多變,學生問題低齡化,若欠缺輔導教師與社工的分工與協作,難以發揮理想的輔導效能。而中學社工政策亦逾18年未有檢討,面對日益繁重的個案及輔導服務,難以追上實際需要。

建議:

  • 加強中小學輔導服務,小學落實「1+1」,即常額社工及SGT各一名,並保留原有輔導人員。中學亦應盡快展開社工輔導服務的檢討。

3.3 支持幼稚園兩校一社工為起步點

當局將推出「幼稚園社工服務先導計劃」,原訂人手比例為1 : 600,即每名社工服務四至五間幼稚園。經反映意見,當局承諾研究一名社工服務不多於兩間幼稚園。

建議:

  • 支持兩校一社工為起步點,較大或有需要的幼稚園應配置一名駐校社工;尊重聘有社工的幼稚園自行與社福機構「結龍」,以延續現存服務;若現存社工人手高於先導計劃標準,應容許繼續申請以恆常資助補足,避免服務倒退。

3.4 提升特教統籌主任 (SENCo) 的職級至主任級別

政府自17-18學年起,為全港公營中小學提供一個基本職級的教席,讓學校增設SENCo,但基本職級的教席難以發揮統籌全校融合教育的職能,亦未能反映教師需具備的資歷和經驗。同時,融合教育工作繁多,除了SENCo統籌,仍需多方面的專業支援、包括專業人員、培訓等的配合。

建議:

  • SENCo職級應提升至主任級別,小學為PSM,中學為SGM,並同時作出配套和培訓支援。

3.5 教育免受政治干預 回歸教育專業

過去多次課程改革,皆引起教育界政治干預的憂慮,包括中史科、通識科及基本法教育等。政府出版的多份基本法教材亦被批評偏頗和不準確。大專界方面,行政長官現擔任資助大學及部分院校的校監或監督,仍享有任命校董等的不同權利。各大專院校的《大學條例》對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的保障亦見不足。

建議:

  • 所有的課程改革必須經過全面諮詢,尊重前線教師的專業意見。
  • 修改《大學條例》,使行政長官出任大學校監僅為禮節性的安排而沒有實質權力。

3.6 支援職業高中及職業教育發展

現時學生只能在升讀中五時轉修應用學習科,不但影響學生的選科安排,更縮短了課程的學習時間和內容,減弱學生的學習成果。另一方面,高級文憑畢業生的就業前景一般較副學士清晰,對學生的就業有較大的保證。

建議:

  • 持續檢視及提升應用學習課程的認受性和質素,並讓學生可於中四開始修讀。
  • 加強對特色高中的支援。
  • 加強及支援高級文憑課程的發展,以提供誘因讓合適的副學士課程改組為高級文憑課程,為有志接受職業教育的畢業生提供升學途徑。

3.7 支援少數族裔學童的教育

為非華語學生而設的「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實施三年,惟政策仍缺乏明確實施指引、具體配套及支援,未能有效改善他們就學率比華語生低的問題。

建議:

  • 開設「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獨立課程(包括課程目標、教材、教學法及評估等),協助少數族裔學生提升中文水平;並在師訓及在職培訓上,為教師提供更多培訓課程,確保少數族裔學童有平等的教育機會。

3.8 加快校舍改善工程

現時全港有超過四分之三學校未符合現代建校標準,當中更有學校欠缺禮堂、圖書館等標準設施;為特殊學校進行改善工程的進度亦緩慢。學校缺乏基本教學設施,嚴重影響教學活動,學童無法在理想和平等的環境下學習。

建議:

  • 檢討提升校舍設施的實落時間表,並加強與學校溝通,協助不符現代標準的學校進行改善或研究擴校的可行性。
  • 善用土地資源,為設施低於標準但未能或只有限度受惠於學校改善工程的學校,加快重置安排。

3.9 檢討學生資助政策

不少大專學生需向政府貸款就學,畢業後往往要背負數以十萬計的學債,令初出茅廬的畢業生十分吃力。而在中、小學,現時學校課外活動眾多,部分開支例如購買樂器或參加遊學團等,對部分家庭來說是沉重負擔,甚至令清貧學生卻步。

建議:

  • 檢討專上學生貸款政策,例如減低利息、取消風險利率,以減少畢業生的負擔。
  • 加強對清貧學生參加課外活動的資助,確保他們有平等機會參與學習活動。

3.10 關注自資教育的未來發展

中學文憑試考生連年遞減,部分自資院校正面臨收生困難。現時政府亦就檢討自資專上教育進行的諮詢,包括檢討副學士課程的定位。

建議:

  • 全盤考慮如何發展及規劃自資專上教育,特別是要確保在學學生不會因學校的經營問題而沒法完成學業,同時保障教職員的合理權益。
  • 為自資教育發展提供適當支援,確保學生得到高質素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