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瑩明:數學素養 — 持平、有理、有節

認識持平和極端的分別,是數學教育的一個目標。

這是我近來指導高中同學們做獨立專題研究時有趣的發現和體會。不少同學選擇了他們有興趣的課題,而且往往是他們有強烈立場的課題。我舉幾個例子。小妮研究菲傭的居港權問題,小德研究同性戀,小珍研究香港學生對大陸來港遊客的觀感,小偉研究申請綜緩的條件。都是從自己的道德情懷出發去選取研究課題。

這本是好事,但不論保守或開明,他們都常常把問題看成非黑即白,同我一致的是正義,同我相反的是邪惡,抒發感情的文學筆觸,多過社會研究的實事求是。而且,碰上中間意見的就勉強分類,或不知如何處理,乃至想把部分數據當成不存在。

我的對應是,告訴他們,非黑即白是統計學的二分法,可以用,但不是唯一。另一常見的統計,是用頻譜法,可以把受訪者的意見,放在連續頻譜中(或三五七個依次程度的區間中),加以分析。過程中,教師若指導有方,可教曉他們尊重別人意見,而不是利用受訪者來彰顯自己的主張;鼓勵他們科學分析客觀事實,尊重受訪者的觀點,勸戒他們不要歪曲資料,不要片面地利用資料,不要舞弄數據去證實他們本想達致的主觀結論;更深層是培養他們持平、講道理,這是重要的情意教育。持平不是模稜兩可,可以有強烈立場,但不致極端或偏執,把意氣之爭,放在道理之上。

在數學課學習統計,學到的除了方法,也要學習持平的態度。這樣學生才會在紛亂的社會事件中,理出一個有理有節的立場。

二月底教協的領導層選舉,正好有一個例子。

你作為會員,投票給甚麼人去領導教協,恰恰就涉持平和極端的取捨。最明顯的例子是:教協理事會對林慧思老師,是其是(仗義執言,不畏強權),非其非(用上了粗言)。結果,一個極端就罵教協偏幫林老師(見去年七八月各「左」報,及2014.1.27信報某校長的全頁專訪之末段),另一個極端就罵教協沒有支持林老師(泛見某競選團隊主要代表的言論)。相反的極端都攻擊持平,反而少見攻擊對方。還有許多爭議,亦復如是。

今次選舉結果,對教協今後是否繼續持平的路線,影響重大。你怎能不鼓勵同事們投票呢?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