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權:談「主流」和「激流」

打開地理版圖,在不同大陸的山川河泊縱橫佈局中,總有一兩條著名河流,歐洲的多瑙河、北美洲的密西西比河、南美洲的亞瑪遜河和非洲的尼羅河都是顯赫例子。中國的長江和黃河一直被視為華夏文化和歷史的搖籃,餵養著大地和人民。

這些主要河流貫穿大地,橫越山野森林,是當地民生以至政經文化的命脈,可稱為是「(河流的)主流」。由此引申泛指「主要傾向、主要趨勢、主要潮流」,而套用在現實生活上便成為「主流文化」、「主流媒體」、「主流樂壇」和「主流意見」之類的詞彙,顯示這些正是大部分人所認同和支持的。

與「(河流的)主流」(mainstream)對應的是「支流、側流」 (tributaries/ side-streams),指那些旁支分佈的小河,有一定的意義和作用,可是重要性相對較低。此外就是急劇奔湍的「激流」(rapids/torrents/currents)。一般來說,「激流」因地勢陡峭或河床嶙峋所形成,往往隱藏急彎和漩渦的危機,容易翻舟溺人。

在社會上以至個別組織中,不同背境的成員各有自己的理念、價值觀和處事方式,這是司空見慣的事。眾多的人匯聚起來成為「主流意見」,一些人也會反映多樣的「支流、側流意見」,更有一小撮人以激烈行為表達其激進意識的「激流意見」。不過,作為行政機制的管理層,必須基於多數人決議的民主原則,在行事決策上要尊重和循照「主流意見」進行。當然,也必須以開放和包容態度,開導那些「支流、側流意見」,以至疏通猛烈沖擊而來的「激流意見」。

「激流」險浪驚濤,湍湍滾滾;「主流」寬廣宏闊,浩浩蕩蕩。

註: 筆者年前在本副刊設「國是陳情」一欄,寫來沉重,下筆難免傷情害意,而且雖然關心家國事,總因眼界局限,力不從心,便撤欄養性修心。早前有感於會內翻起一片蠱惑人心的讕言,便重開專欄,名為「陳言新語」」,旨在拆解一些語言偽術包裝的詞語。日前先後在網上媒體「主場新聞」(thehousenews.com)刊登過四篇文章,計為:〈談「進步」〉(2014-1-29);〈談「偏激」〉(2014-1-30);〈談「君子」之「爭」〉(2014-2-2);〈談「不打第一、二、三鎗」(2014-2-3)〉。歡迎上網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