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會就「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提供個別學習計劃」提交的建議書

致: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

2014年4月23日

為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學生訂立「個別化教學計劃(IEP)」,對於協助學習問題較嚴重的學童來說是非常重要。這類學生一旦欠缺個別支援,不單學業進度會跟不上,其社交技巧、自理能力以至心理方面,亦會有不良影響。然而,現時政府投放在融合教育的支援實在有限,令IEP無論在編訂以至執行上都面對重重困難,教師負擔增加了,成效卻未見顯著,對教師及學生都不公平。

資源不足 IEP形同虛設

推行IEP的前期工作有多項步驟,前期工作包括收集及分析資料、訂定方向及編寫計劃。其中在訂定方向上,最需要各相關人士共同商討,包括教學人員(包括任教的教師及教學助理等)、學生輔導人員、家長以及其他專業人員,如教育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等。可惜,本港極度缺乏這類專業人手,單是教育心理學家,每人便要服務超過5,500名學童,遠比先進地區,包括瑞士、加拿大、美國等地的1,000至2,000為低[1]

再者,駐校教育心理學家,往往一至兩個月才能到校,到校後又要為大量SEN學生做評估,無可能再有時間貼身跟進部份個案。在不熟悉學童的情況下,事實上亦難以要求他們一起撰寫計劃。結果,便導致大部份前期工作,只能由老師承擔,教育心理學家在整個流程中,主要擔當顧問工作,審批計劃後便交教育局。

即使撰寫了IEP,其實在執行上亦面對重重困難,由於政府所給予資源並非恆常撥款,學校在推行融合教育的工作便變得極之不穩定,聘用的人手教學經驗不足,流失率高,在這個情況下,單是一般的SEN學生已令教師疲於奔命,更遑論要應付IEP。即使校方申請到撥款外購專業服務,亦由於服務參差,又或跟進不足,令成效大打折扣。

全面推行IEP

事實上,為SEN學生訂立IEP在先進的地區已相當普遍,在台灣,甚至將具體執行IEP的細節納入了法例之內!例如要求學校於開學後一個月為學生訂定IEP,並要每學期至少檢討一次;更會邀請學生家長參與擬定計劃。

因此,教協會認為,為所有SEN學生訂立IEP應該列為政府長遠的目標,不單止對學童的課堂成績,連身心成長都很大的裨益。然而,在全面推行的前提,政府必須對學校給予足夠的財政承擔,給予經常性撥款,令教師及整個專業團體,可以共同為學童制訂合適的計劃,訂立可行的目標。若果政府堅持如現在般,要校方逐年申請撥款,不單極不具成本效益,更令公帑白白花掉,用不得其所。

另外,除增撥資源之外,在校內建立一個穩定的團隊亦至關重要。由於IEP要以個案形式跟進每一位SEN學生,這往往涉及學校的行政問題,因此每間學校都有需要設立處理特殊需要學生的統籌主任(SEN Coordinator)。此職位不僅是確認校內行政和教學架構的重要功能角色,亦能凝聚各環節的專業力量,邁向全校參與的方向。

 


[1] School Psychology International (2009), Vol. 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