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亂反正 停止TSA操練

本報記者

與許多教育改革措施一樣,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本來也有一個動人的承諾,但至今已異化成一個壓迫孩子的政策。
葉建源(教協會立法會議員)、黃家樂(香港數學教育學會會長)

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去年12月中提出有關支援國際數學大賽的議案,教協立法會議員葉建源為平衡學生利益作出修訂,包括加入數學科TSA的問題(中英文科TSA雖也有異化問題,但由於受原議案限制,修訂只能涉及數學科),內容如下:

 

針對全港性系統評估不斷扭曲整個小學及初中階段的學習生態,數學科更被批評部分擬題過深,評核沒有切合學生實際能力和需要,學校之間以此評估數據作比較,並擔心當局以此評估數據作為評核學校的因素,讓評估由教育局宣稱的低風險變為高風險的考核,為學生帶來巨大壓力,教育局必須盡快採取果斷措施,設法遏止學校為此評估而操練學生,並糾正相關的嚴重弊端;如當局無法糾正現時評估帶來的教育異化和變質情況,令評估成為真正的低風險考評,當局必須取消,讓學校教育重回正軌;

 

葉建源的修正案獲三大師訓機構的數學專家:香港大學梁貫成教授、中文大學黃毅英教授及香港教育學院馮振業博士的支持,可見內容具專業的認受性。其發言摘錄如下:

「香港的數理水平,向來高踞世界前列,不過,很多教授及老師對現在基礎數學的教學和評估深以為憂,認為不撥亂反正,會扼殺香港數學教育的發展,剝削學生數學的興趣和能力。我先從扭曲學習心態的TSA說起。

這是2011年小三的TSA數學考題:

627p1a_pic07

題目問:這個碗可以裝滿多少個這種小杯?考評局報告說:這題目學生表現有待改進;即是說,很多同學答不到正確答案。

再試這條, 2013年的小三考題:

627p1a_pic08

題目問:這兩個形狀比較,哪個重些?這條比前一題困難,但報告指出:大部分學生能以自訂單位比較不同物件的重量;即是說,大部分學生答對了。

分明一看便知道較難的題目,為甚麼答對的人反而較多?是整體學生能力提高了?不!經驗告訴我們,這是操練的結果!因為2011年出了這種題型,學校便按著題型操練,務求學生遇到類似題型便懂得回答。

操練有沒有成效?短期一定有。但問題是,對小三學生的考核應該簡潔明確,但現在的TSA,不但要求學生在40分鐘完成連同分題超過40條題目,即每題思考不能多於一分鐘,而且不只選擇題,還有填充、列式作答和文字解說等。

要求8歲左右的學生具備中學生的推論及代數能力,是當局宣稱TSA只要求學生具備基本能力嗎?為了應付這些題目,學校的數學教育和學生的學習興趣被犧牲和磨滅了多少,教育局和考評局又知道嗎?

TSA由2004年推行,至今進入第十個學年,釀成的禍害,舉目可見。
第一: 如例子所見,TSA試題越趨艱深,沒有切合學生能力,評卷參考更指明不接受錯別字,於是數學科有生字簿,讓小三學生練寫菱形、直徑等字彙;
第二: 學生自小一開始操練,嚴重程度遠超當年的升中試和學能測驗;
第三: 學校不斷補課,99%小學購買TSA 補充練習,連家長也購買額外TSA練習加壓;
第四: TSA成為學校課程編排及測考模式的指揮棒,非以學生為本,本末倒置;
第五: 當局和辦學團體往往以TSA 成績衡量學校表現,結果校長、老師、家長、學生層層加壓。
第六: 最大的禍害是令學生在小學階段已喪失學習數學的興趣。」

葉建源要求當局立即糾正TSA的弊端和異化現象,變回真正的低風險,否則便應取消TSA。這修訂在分組點票未獲功能組別通過而遭否決,但只要為了學生福祉,我們不會放棄。葉建源已提出在本月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而教協亦就TSA向全港小學進行問卷調查,務求爭取社會關注,要求當局認真正視,制止操練繼續禍害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