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惠萍:普通法中有關「政治灌輸」的 一個有趣案例(四)

聆訊至此,最終判決實已昭然若揭,政府「輸硬」!明智的法律團隊會如何向委託人作出建議,把判決的殺傷力降至最低呢?事實擺在眼前,政府是不能「死」,而結果亦的確沒有「死」!對公權有制衡機制的社會,首相不能以「行政主導」去貶低司法系統的地位;亦不會使用「語言偽術」,虛與委蛇;更沒有糾集「綠色群眾」支持「低碳生活」以證明派送教材套不涉「政治灌輸」;而是有錯必認,有過即改。一眾涉案官員的「頂爺」,即當時的教育及技術大臣,透過辯方律師在法庭上清楚說明:電影的內容並非他所支持和鼓吹,他同意現實的確存在著與電影鼓吹的不同意見,而且是更主流的意見。派送教材套旨在鼓勵討論,政府沒有既定立場!

政府在未審結前已明智地承認「衰」!那,法庭要如何回應?

布官應丁默的要求,指示辯方要採取以下的補救行動,在官方的指引中:(1)要指出電影是偏頗的;(2)盡可能列出電影內容的謬誤和遺漏;(3)列出持相反意見的資料;(4)不能有任何明示或暗示,誤導學校以為政府支持電影的觀點;(5)要修訂有傾向性的提問;(6)新指引不能只以連接到Teachernet,要以硬本送出。

由於判決前,指引已按提訴人的要求作出改善,兩署亦答允會將硬本發送到每一中學。既然「鑊已補好」,毋須再浪費公帑,法官對司法覆核的申請再無頒令,即司法覆核已無必要。準確地說,因為政府錯而能改,所以丁校監沒有贏官司,但整個訴訟的目的卻已達到。這訴訟完善了成文法例,讓公民清楚理解怎麼是「偏頗」,怎麼是「政治灌輸」;更重要是能「以法限權」,透過法律工具限制了官員濫用權力和胡亂浪費公帑,並且減低了貪瀆的可能。

這訴訟中涉案的各方人等,示範了一次文明行為與法治社會的辯證關係。不過,官員會有錯必認,有過即改?難道,那邊的官員都頭帶光環?非也!普選的威力而已。當「霸王硬上弓」會付上沉重的政治代價,會失去管理國家的榮譽與權力時,他們便都要「有法必依」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現代法治信念,是需要有「真普選」的政治硬件來保障的。

布官在判詞中多番盛讚控辯兩方的法律團隊,他聲稱自己對「氣候變化」這議題一無所知,但雙方準備充足,參與的專家證人都能為辯論的證詞,提供全面而有力的科學研究結果和資料。兩團隊能簡潔明確地羅列證據,輔以邏輯論述,對他能迅速作出裁決極有幫助。換言之,維護法治,不能單靠思辯無礙、公正嚴明的法官,還要有高質素的法律從業員,更要有嚴謹作業的科學家和學者,而最不能缺少的是有懂得「以法限權」和「以法達義」的公民,如丁默校監。「制度培育個體,個體鞏固制度」。現代法治制度孕育出一群擁有這些質素的公民,而擁有這些質素的公民才可以維護現代的法治制度。培育下一代是我們教育界的社會任務,教師們,我們對現代法治有足夠的認識嗎?

莊耀洸律師確是高瞻遠矚。下回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