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就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諮詢文件遞交之意見書

2018年8月29日

(致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

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專責小組)於六月公布諮詢文件,就自資專上教育的未來發展作出諮詢。就此,本會特此來函,就相關的議題表達意見。

受資助院校和自資院校在開辦自資課程方面的角色

2. 現時有不少的教資會資助院校皆有於大學本部或透過附屬院校,開辦自資的學士學位及副學位課程。坊間有不少聲音批評,這類課程利用資助大學龐大的資源及名氣招生,對其他完全獨立的自資院校做成不公平競爭。本會認為政府應該小心處理這個問題。

3. 例如早年香港教育學院爭取正名,因而按政府及教資會的要求,開辦了數個非師訓的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假如現時要求正名後的香港教育大學停辦該等課程,將會再一次做成混亂。而職業訓練局亦有開辦自資的學士學位及高級文憑課程,假如要求職訓局停辦相關課程或另外設立一間按《專上學院條例》(第320章)註冊的院校,相信也未必合適。政府有必要作全盤考慮,不宜操之過急,對學生及教師做成混亂。

4. 對獨立的自資院校,政府亦應該提供適當的政策及財政支援,以拉近兩者的
差距。在財政方面,雖然政府不宜為自資院校提供大量經常性的資助,以保持自資院校「自資」的性質;但政府應該為自資院校提供適當的一筆過資助,例如提供資金或貸款予學校興建校舍及宿舍、資助學校設立圖書館、協助需要昂貴器材的科目(例如醫護科目)購買器材等。政府亦需要保持對自資教育現有的支援,包括資助中學文憑試合資格的學生就讀自資學士學位、資助自資院校申請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的費用等。

5. 政府亦應該考慮設立制度,讓不同的自資及公立院校可以更善用資源。例如設立機制並負擔費用,讓自資院校的同學亦可以使用教資會資助院校的圖書館,甚至為自資院校及資助院校設立共同的跨院校借書網絡,支援自資院校學生學習。

對自資院校的規管

6. 現時自資專上院校是以《專上學院條例》(第320章)或《教育條例》(第279章)註冊。條例已經多年沒有修改及更新,已經追不上過去十多年自資專上教育的發展需要。專責小組建議對《專上學院條例》作出修訂,並讓現時跟據《教育條例》註冊的自資專上院校統一納入由經修訂的《專上學院條例》規管,本會表示同意。

7. 就專責小組建議制定政策,規定一些經過試辦期後發展仍遜於原來計劃的營辦機構需要取消註冊,本會同意政府應該懲處違規的院校,但對於取消註冊的懲罰應該要非常小心。例如近年中學文憑試的學生人數正在遞減,假如學校因而未能按原來計劃取錄目標數量的學生,也不一定代表學校的營運出現問題或質素欠佳。本會認為取消註冊是非常嚴重的懲罰,在當局決定取消註冊前,必需要有一個清晰而公平的制度,審視學校的運作情況及課程的質素,並且應設有上訴制度予學校有機會作出申述。假如有院校需要取消註冊,當局亦需要照顧在學學生和在職教職員的利益,確保學生可以完成學業和教職員的合理權益得到保障。

8. 我們亦重申對中學文憑試考生人數減少,導致自資課程出現收生困難的情況表示關注。本會促請政府密切留意因學生人數減少而對自資院校做成的影響,及早制定合適的政策,保障師生的利益。

對學生的資助

9. 部分自資學位的學費高昂,對學生做成沉重的經濟負擔。現時政府給予文憑試成績合資格並就讀指定自資全日制學士學位課程的同學每年$30,800的學費資助,本會認為此項政策有助減輕學生的經濟負擔。本會希望政府考慮進一步擴大政策的涵蓋範圍,例如擴展至支援副學位的同學。

10. 至於「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本會亦認為政府應考慮將計劃擴展至包含更多不同類別的課程。

副學士課程的定位

11. 副學士的課程較側重通識內容,專業知識的內容不及高級文憑課程的多。正如專責小組在諮詢文件中所述,高級文憑畢業生的就業保障一般較副學士畢業生更大。儘管如此,本會亦同意專責小組指副學士仍然能夠在副學位課程中扮演一定的角色,特別是為在文憑試中成績未如理想的同學提供「第二次機會」,因此本會認為政府不需要一刀切取消副學士資歷,並可以為院校提供誘因,鼓勵他們將合適的副學士課程轉型成為高級文憑課程(特別是與專門知識及技能有關的課程)。本會亦同意高級文憑及副學士課程應該有更清晰的定位和分工,令兩者有明確的區分和令學生報讀課程時有更清晰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