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簡史(之十六)
重建法制:體制改革的困境(四)

80年代中國重開律師專業之後,中國律師人數及律師事務所不斷增加。據說直至2013年全國約有24萬名律師。律師事務所的形式,除了有個體營運之外,也有合伙形式,也有由政府出資設立的律師事務所。年前筆者曾訪問成都及青海西寧由省司法廳協助建立的中、小型律師事務所,也參觀過分所遍及全國主要城市、僱用數以千計具有黨背景律師的大型律師事務所。中國由於包括城鄉地域及經濟等諸多因素,社會發展不均,一方面主要城市律師人數已有飽和之勢,例如北京近年便開始限制新晉律師留京執業,而廣大地方則仍然有律師嚴重不足的問題。

中國律師的角色與功能為何,直至今天仍舊是爭論不止的議題。1996年5月通過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將律師定義為「為社會提供法律服務的執業人員」。這樣空泛的定義,有如將教師描述為「為學生提供教育的執業人員」一樣,無助了解事情。

很不幸,在公權力前中國律師從來都只能處於弱勢。80年代恢復過來的律師行業,在中國法制裡相對於公檢法機關來說,力量實在是太懸殊了。正如四人幫特別審訊顯示,十名主犯獲准會見律師、得到律師代表的權利,在當時看來實在已經是社會主義一黨專政法制下,公檢權力對公民權利的重大妥協。往後我們將會看到,律師權利是否得到尊重,最能反映法律對公檢法權力是否能產生制約,和防止公權力被濫用。律師的參與權,亦即公眾得到法律服務的權利,具體說明社會與公民權利得到保障的程度。執行刑法是國家公檢法機關對公民權最直接又恐怖的侵犯。沒有完善的法律依循與監督,這個社會必然會變成警察社會,這個國家也必然逐步變成祕密警察國家。從中國恢復律師制度以來,直到今天,中國律師便一直與代表黨的公檢法機關進行著這種力量懸殊的周旋。三十多年過去,無數的案件,我們只見大批中國律師為了維護公民合法權利,而歷盡迫害。

改革開放初期,北京有為數不多的幾百位律師,不少是自學通過律師考試獲得律師資格。一位北京資深維權律師回憶,80年代末他雖然通過律師考試,但是經過幾年他所屬的單位仍然拒絕批准他取得律師証,理由是他「對黨感情不深」。

一位律師這樣回首當年:80年代初他由兼職律師開始以半工讀形式最後考取了律師資格。某年,他在處理一宗涉及某合營企業合伙人被控盜用款項的刑事案中,提出傳召四位辯方證人,為他所代表的被告人作辯護。不幸地,律師並未察覺,控方所代表的原告方背景太強大了。結果他在案件開庭審訊前,自己卻被逮捕投獄,繼而每天從早上9 時至晚上11時在沒有飲食下接受公安疲勞轟炸式調查。據說公安向他保證,只要他簽字承認指控教唆被告人及證人作偽證的話,自己便可獲釋。這位律師當然拒絕墮入這誘供圈套,然而最後他終免不了被檢控及罪成。據說,這位律師是被關押了3個月後才得與他的律師見面。他其後更得知,那原本四位辯方証人,三人同樣在被公安拘留下改變早前的證辭,另一人則不知所。他的案件開審當天,法庭內除了兩個留給他家人的座位外,其餘全給旁聽的「眾」早坐滿了。他家人喚來的傳媒記者不只沒能入庭旁聽,而且更被警告不准報道該案。

法律,連律師自己也保不了。

(作者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