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成教師有中度嚴重以上抑鬱徵狀 須加強教學支援
2018香港教師工作壓力問卷調查

新聞稿 2018年9月2日

教協及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

>> 新聞稿全文 附錄

背景

過去十年政府在教育方面推行不少重大的政策,例如校本管理、中學文憑試和融合教育,令教育生態變得極複雜,各持分者在身心上需面對不同的挑戰。教協一直關注香港教師工作壓力與精神健康的狀況,最近聯同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就有關方面進行問卷調查,本報告將以調查結果數據作分析。

(一) 調查結果重點摘要:

  1. 81.2%教師認為自己面對的工作壓力程度達頗大或極大級別。
  2. 29.2%教師出現中度或以上程度抑鬱症徵狀。
  3. 每周高時愈長的教師,所感受到的工作壓力愈大,當每周工時達55小時或以上,教師出現抑鬱症徵狀的情況愈為顯著;有51.9%教師的每周工時達56小時或以上,有31.7%教師的每周工時達60小時或以上,有10.6%教師的每周工時則達70小時或以上。
  4. 最多教師認為帶來巨大工作壓力的首四項來源:教學工作、學校監察及跟進教師工作表現的手法、學校的行政工作(如監督工程項目、跟進學生的資助申請),有一半以上教師認為此四項工作帶來頗大或極大的工作壓力。
  5. 不少教師認為,要關顧學生的學習需要,並同時應付教育局及個別辦學團體和學校法團校董會每年的新政策(例如E-learning 、STEM等),實令他們疲於奔命。教學和關顧學生應是教師的本職,但不少時候都因有其他雜務而令他們未能專注於教學工作,這種拉扯的狀況,加添教師莫大的壓力。他們認為教育局有實際需要在中學推行小班教學,釋放教師教學空間,讓每名學生都得到足夠的關顧。
  6. 不少教師認為學校管理層訂立的目標經常脫離學生的實際能力,例如要求學生DSE的成績或增值於短時間內大幅提升、要求教師帶領學生參加校外比賽時均要得獎,並以此為指標來釐訂教師的工作表現評級;教師不但認為難以達到這些缺乏基礎的期望,甚至有被迫成為壓迫學生共犯的感覺。亦有多名教師提及,學校管理很多時在未有深思熟慮下發出工作指令,指令也欠清晰,不時出現政策朝令夕改的情況,令教師無所適從。
  7. 不少教師指出教育局在增撥現金津貼時,往往未有相應地在學校增加人手,導致學校為了申請相關津貼及在使用津貼後向教育局作出滙報時,教師經常要處理額外的評估工作及填寫大量表格,蠶食了本來可用於與學生相處的時間。亦有教師表示,他們經常要在學校進行缺乏效率的會議,而會議上鮮有真正專業交流的機會,大部份時間都是管理層在向教師訓話,他們認為這種會議不單虛耗光陰,更是打擊士氣。多名教師指出,他們不明白為何現時大部份的工作時間都不是直接用在學生身上,而是用於處理文書和會議上;事實上,他們更願意把精神和時間能夠投放於與學生的相處。
  8. 年輕教師出現抑鬱症病徵的比例較高,其中原因包括與就業前景有關。
  9. 教師的減壓方法最普遍為社交支援(包括與家人、同事及朋友傾訴)、購物及做運動。
  10. 有使用減壓方法的教師普遍的抑鬱症徵狀較輕,使用多種減壓方法有助減輕出現抑鬱症徵狀的情況。
  11. 雖然有近3成教師出現中度或以上程度抑鬱症徵狀,但只有10.5%教師會尋求專業意見。

 

(二) 總結及建議:

教師面對巨大工作壓力是不爭的事實,除了政府需要制訂政策及增加支援措施,從源頭減低工作壓力,正視已被逐漸扭曲的教育生態,減低現時教育環境對精神健康所帶來的威脅外,學校及教師個人也可以不同方式支援及維護教師的精神健康,以下為相關的建議。

1. 教育局政策層面

1.2 增加班師比,讓教師有穩定的教學工作環境,前線教師亦可得到較充裕的時間及精神關顧學生;
1.3 加快識別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為正在輪候的個案彈性安排額外人手支援,以減少教師需處理非其專業的額外跟進工作,亦避免學生因識別需時而得不到應有的支援;增加特殊學習需要統籌老師的人手及資源,以確保已識別的學生獲得足夠支援;
1.4 加強幼稚園對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支援,特別是人手支援,妥善處理特殊學習需要學生銜接上小一的情況;
1.5 除了為教師提供有關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生的教學培訓外,鑒於教師在這方面的工作上亦面對不少壓力,建議教育局考慮為學校教師設立情緒支援服務,令教師在教學上遇到相關困難和壓力時能獲得適切的幫助;
1.6 於學校加設行政主任及其他專職人員處理非教學工作(如招標、工程監督、為學生申請不同資助等),讓教師回歸專業,專注教學。教師可騰出空間關顧學生,而非本沒倒置,犧牲與學生相處的時間來完成非教師職責的工作;
1.7 以公務員的工作表現評核機制為藍本,要求各學校須設立明確的考績機制及上訴程序。校方及教師在溝通後訂立雙方均接納可衡量的指標及合理目標,以便進行評估,評核人在評分時應在報告內具體說明作出相關評分的理據,以便受核者得知自己的不足和長處。觀課、查簿及其他跟進評核亦應按以上原則辦理,並在每次考績後將報告副本適時向受評核的教師及校長發放;
1.8 確保學校按照教育局《資助則例》和《學校行政手冊》的指引,向有需要的教師提供適當的支援和指導,讓他們可於合理時間內改善表現。支援措施須與教師的不足處相應,向教師提供改善建議時須清晰和具體;
1.9 政府須推動尊重教師專業自主和維護教師享有「工作與生活平衡」(work-life balance),讓教師有空間保持其教學質量與身心健康。

2 學校管理層面

2.2 善用政府給予學校的資源,以常額教席聘請教師,避免將常額教席合約化作為人事管理的手段。穩定的教席能有效減低教師因就業前景不明而產生的不安及焦慮;
2.3 根據《學校行政手冊》為工作表現稍遜的教師提供支援和指導,以協助教師進步及達至學校期望,給予空間讓教師改進;
2.4 辦學團體或學校法團校董會宜考慮為教師設立情緒支援服務,教師在教學上遇到相關困難和壓力,甚至出現情緒困擾時能獲得適切的幫助。

3 教師個人層面

3.2 在日常生活中建立適合自己的壓力管理策略和方法,例如與朋友傾訴或進行有益身心的運動等,養成維持自己精神健康的好習慣;
3.3 在面對壓力時多留意自己的情緒變化,以正面思維去面對工作上的挑戰;
3.4 遇到教學上的困難時,多與同事和學校管理層保持溝通,集思廣益,主動尋求支援和協助;
3.5 當意識到自己已到承受工作壓力的臨界點時,適時尋求專業意見和協助,避免陷入因壓力而導致負面情緒反覆出現的惡性循環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