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耀洸:手上一份華叔文獻

轉眼間,華叔已仙遊三年,在他死忌的今天,寫一篇有關他的文章,應是最佳悼念。

有幸在1991年替華叔助選,合作愉快。首次電台論壇前,私下有點擔心他說話「慢吞吞」,在分秒必爭的選舉論壇吃大虧,豈料我杞人憂天,他說話簡潔,不徐不疾,狀態大勇,結果在九龍東拿了69%選票。

他在立法局的發言稿,總不假手於人,有資深記者跟我說,每到華叔發言,不少在立法局的記者便走到記者室或會議廳聆聽。記得直選當選後首年,立法局記者(亦是當時最資深記者)辦了一個內部調查,結果華叔膺最有智慧立法局議員。

1992年7月初彭定康履新港督後,頻頻落區,愛吃蛋撻,且勤政高效,辭鋒銳利,不愧是國際頂級政治高手。料不到三個月後,他的政改方案引發政治炸彈,事前不露半點風聲,三個月的蜜月期,原來用作他與北京爭持五年的彈葯。

92年7月23日,當我看到華叔從洛杉磯傳來一張傳真,我便認定這是重要的歷史文獻,足見華叔睿智,並保存下來,摘錄部分如下:

「馬丁、楊森、俊仁、崇文、永達諸兄:

在美閱報,得悉大姐(筆者按:鄧蓮如)曾致函肥彭請辭;其後麥列菲菲又有步其後塵之說。

任何政治力量,決不會自動退出政治舞台。所以,對上述兩人之言行,甚感詫異,其中必有蠱惑。……

我希望諸兄,在此刻務須冷靜,萬事決不可高姿態,以不變應萬變。目前要細心觀察,九月底全面檢討後,取得共識,然後出擊。

司徒 」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