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景樂:港燦遊台記

話明港燦,就是曾經自以為是,以勤奮、專業、仁愛而自豪的,但如今西環代替中環,民間社會又被自由行消費而逐漸消亡,心中的鬱結實在難言。不斷聽聞彼岸台灣的「中國」比內地的「中國」更「中國」,是港人移民的新貴。於是趁聖誕假期裡遊台灣五天,這條「中國」線就成了今趟行程的軸心。

首先,我們參觀蔣介石先生退守台灣居住的士林官邸,一踏進官邸範圍門口,迎賓的是法輪功信徒,彩旗是「天滅共產黨」的橫額,想必這是大陸客常到之處,雖然這只是政治上的反統戰,但到底這也是信仰自由的象徵。除了台灣,雖然香港相比起大陸面積只有萬份之一,卻有自由之盛境,容許法輪功公開示威,實在可貴又可悲。一踏入主建築,地下裡面掛滿了夫婦的水墨畫,妻繪畫夫題字,優雅又溫馨;二樓描述了先生生活儉樸,天天做運動,又勤於唸經讀書,處理政務更是孜孜不倦,總之他就是個可敬的人。在這終老的官邸中,他惡待異見固然不提,就連他南征北伐的事也只略述,整間士林官邸重心不在其武功,而是蔣介石的情操及素養。這軟性灌輸水平之高,香港的只能望塵。

要了解台灣政治,總統府是必到之點,經過的都是幾經改名的反貪腐自由大道,是台灣民眾集會的聖地,不禁問:在這裡究竟被「佔領」過多少次?有多少人為民主而付上了血汗?面前的是日治年代以維多利亞式建築的政治中心,地面南北花園周邊的房間全部開放,裡面詳細解釋了台灣的歷史及其成就。

其中最吸引港燦的不是展覽內容,而是導賞員。他們都是銀髮族,穿著西裝結了醒目的領帶,細看上的名牌,都寫著「志工」。總統府參觀都分成小組,每組由志工導賞,一組十多人,同組的有來自大陸、香港及日本的。志工熱心地向我們講解台式民主的好處,促使藍綠兩營為爭取中間游離選民,都採取較溫和的路線,使政治更趨成熟理性,而且更可用選票趕走不喜歡的總統,實現和平政權更替。雖然這些志工大可能是國民黨的老粉絲,但都不分藍綠以台灣的民主為榮。他們愛護台灣之心,倒令我這港燦最為苦澀的事。

彼岸的人民有國家、人民及土地可愛。若我們的香港被佔,為何我們不可以反佔領呢?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