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一位尋釁滋事者

詩/陳國權

627p4_pic01

那裡樹頂的鴉天邊的雲
早已褪脫顏色分明
好一匹奔馳斑馬
蹄踏出渾然融匯的
一道璀燦彩虹
跨越草原浩瀚江河澎湃

您早已輕輕解下
二十七年的手銬腳鐐
深深怨懟長長忿恨
讓鋒銳矛槍的殺戮
換上厚鈍犁頭的翻動
把沾血刀刃的砍伐
栽植鐮口豐盛的收割
躍騰豹步變成優美舞姿
彎角長腿羚羊的疾走
釋放滿谷迴響
遺留了遍地腳印

您已埋葬圖騰的膜拜
獸皮鼓嘹喨過的戰歌
如今敲響一段安魂讚曲
您雖然默默離去
仍是歷久常存的
不朽言傳無私身教
在大地南隅的綿延群山
高豎一面旗幟飄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