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文:一讀《反對完美:科技與人性的正義之戰》

基因科技發展的道德爭議未見平息的今天,從幹細胞技術到設計嬰兒等等議題,作者Michael Sandel於《反對完美》中提供了很有價值的探討方向,實在是優秀的通識科教材。

「父母並不能親自挑選孩子。孩子的特質不可預知,連最認真負責的父母都不能為生出甚麼樣的孩子負全責。」父母面對自然的新生命以至將來的發展,都不可為其優點和缺憾承擔所有責任,書中引述神學家威廉.梅視之為對不速之客的寬大包容。

《反對完美》中描述父母費煞思量為子女安排一條理想道路,包括從小專攻一項運動,以致職業運動員程度的創傷年輕化;為大學子女選科,甚至去信教職員提出要求,以致大學提出禁止家長進入校園。子女有成就父母亦有功勞,子女平庸父母顯然會不是味兒。雖然現在父母的介入未涉及基因科技,但作者並不因此視為理想現象,因為父母對子女表現的結果負上過度責任,就會損害對不速之客的寬大之中所培養的謙卑。

以上情況令人聯想到學校老師窮盡精力希望學生減少違規,學生的表現良好就是老師教導有方,學生表現惡劣就是老師的責任。現在並不打算質疑以上觀點,但不妨反思,對學生的表現有否負上過度的責任,這並不代表鼓勵以另一極端即放任對待學生。書中再引述威廉.梅「接受的愛,要是缺了轉化的愛,會陷於縱容,終至忽視;轉化的愛,要是缺了接受的愛,則會陷於糾纏,最後必然排斥。」今天的學校環境,是否缺乏接受,而出現學生與老師對立呢?

工作於數間學校的經驗中,老師之間的話題八九不離今天哪個學生最頑劣要如何應付,誰能應付,因此總會有一些被定位為專門處理問題學生的老師(通常就是訓導主任),亦有一些被視為無能力處理的老師。在此希望各位老師切勿氣餒,老師對學生的愛不只有轉化,還有接受。雖然教學工作似乎沒完沒了毫無空閒,但思考老師的意義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