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對「教師專業發展專責小組」諮詢文件的意見

2018年8月

教師學位化:中小學應同時「一步到位」 分階段實施弊多於利

  1. 教師職級全面學位化早已是教育界的共識,目前中小學教師持有學位的比例分別已達到99%及97%,遠高於政府所訂定的學位教席比例,導致大量教師以非學位職級受聘,極不公平。諮詢文件表示:「專責小組建議在切實可行的情況下盡快全面落實教師職位學位化」。教協認為,現時無論是教師的資歷、學校行政、政府財政狀況,都已有充足條件可以全面落實學位化。
  2. 中學方面,一次過調高15%學位教席以實現全面學位化,相信並無異議。小學方面,我們留意到早前有部分意見主張分階段實施,理由是小學將助理小學學位教師(APSM)視作中層職位,若將文憑教師(CM)全面轉為APSM,擔心會影響學校人事安排,因而建議分階段提高比例,讓學校有時間作部署。教協並不認同上述觀點。
  3. 首先,APSM原本只是基層的教師職位,但由於小學的中層職位不足,才把APSM視作文憑教師的晉升職位,學校因而沒有盡用空缺。這本來就不是正常的安排,以壓低整體教師待遇來製造「升職位」,方法並不可取。若以此為由反對「一步到位」,只會延續不合理的政策,拖延全面學位化的步伐。其實,分階段提高學位上限,學校仍然要處理教師轉職優次的問題,帶來不必要的困擾。理想的做法,是將中小學教席全面學位化的同時,增加小學中層管理職位,改善職級架構,徹底理順歷史遺留的問題。

改善中層管理職位架構

  1. 小學的中層職位不足,源於主任職位數目與班級數目(而非教師數目)掛鈎,現時每三班只有一個主任職位,根本未能滿足學校多方面如行政、教務、訓育、輔導、科目領導等中層領導的需要,導致主任工作須由基層職位的教師長期擔任。
  2. 諮詢文件第33段雖然有提及「建議改善小學中層管理人手」,但未有提及計算人手的方式。與此同時,文件第35段建議因應班師比增加1,為中學提供相應的晉升職位,也沒有處理小學的情況。假如不改變現行的計算機制,即使小學改善了班師比,主任數目也不會相應增加,這種不合理現象需要糾正。
  3. 事實上,由於目前小學普遍都將所有學位教席都當作「升職位」,實際獲得學位教席的人數遠低於學位教席數目。根據教育局數字,2017/18年度實際擁有學位教席的公營小學老師約佔整體教師44%,這個數字可以作為推算小學對中層管理職位需求的參考。相對於中學每12名教師有5個「升職位」(42%),兩者比例大致相若。教協認為,小學也可以參照中學的安排,從而增加中層職位,讓校內負責中層管理工作的老師,均得到合理的職級待遇。總言之,增加學位教席須同時增加足夠的小學主任職位,避免為學校帶來不必要的人事管理難題。
  4. 在副校長方面,現時不論中小學,副校長職位最多只得兩個,但現時學校行政、教學及成長輔導的工作日益繁重,兩個副校長職位未能應付學校日常工作。另一方面,小規模的學校卻不設副校長職位,令這些學校的管理行政工作人手更緊絀。
  5. 此外,一直以來優秀教師若獲得晉升,都需要負擔行政管理工作,對於希望專注於教學的教師而言並不理想。我們同意專責小組的建議,提供主任職位予教學表現卓越的教師,讓他們可以發揮潛能。學校管理層級的定位,亦可以由過往以行政為主,變為行政與教學並重。

理順中小學差異,兼顧特殊學校處境

  1. 過往,中學及小學同工有不同的資歷要求,也有不同的晉升階梯。按照政府以往的職業分類,中學校長及教師歸類為「專業人員」,小學校長及教師則被歸類為「輔助專業人員」,但隨著社會對教師的要求不斷提高,現時小學同工的資歷要求已不下於中學同工,再將小學校長及教師視為「輔助專業人員」實在不合時宜。因此,對於中小學的職級架構及待遇差異,當局須作全面檢討。
  2. 中小學的差異,在特殊學校環境下顯得更不合理。特殊學校一般分為小學部及中學部,在實際教學上,教師往往要兩邊調動,但職級只能按照普通中學或小學處理,令學校的人事安排非常困擾。當局宜藉此機會一併理順。此外,特殊學校校長除了要符合一般中小學校長的入職要求外,還須具備特殊教育訓練資格,但由於學校班數較少,在現行機制下往往只得到相當於中學副校長的職級,都是不合理的現象。
  3. 在教育日益專業化的今天,不論小學、中學或特殊學校,教師和校長都各有專精,受過不同的專業訓練,面對的挑戰、工作的難度都各有不同,不宜只以學科內容的深淺來衡量職級高低。不同的教育範疇都需要挽留和吸引人才,當局應為所有學校及教師締造公平的專業發展機會。

正視合約教師問題 增加常額教席

  1. 由於中小學常額職位不足,學校利用現金津貼聘請合約教師,導致近年有大量教師以短期合約(通常為期一年)受聘。這些合約教師以年輕人為主,擁有良好資歷,但即使表現優秀也難以獲得穩定教席。根據教育局數字,2017/18學年全港中小學合約教師(包括非編制教師及以有時限合約聘請的常額教師)共5,800人,佔全港中小學教師13%。這數字還未包括部分擁有教師資歷並負擔實際教學工作,但只能以「副教師」、「助理教師」或「教學助理」等名義聘請的同工。遺憾是這次諮詢文件未有觸及改善整體班師比的問題,對於合約教師的處境也未有著墨。
  2. 由於年輕教師普遍只能以合約教席入職,而合約職位的待遇、穩定性及專業發展前景皆欠缺保障,換言之,整個教育專業的實質入職待遇已大大降低,令有意投身教育的優秀年輕人卻步。一方面,教席全面學位化逐步消除對文憑教師的不公,但另一方面合約教師亦形成了另一種結構性不公,對於整體教學環境以至教師專業的長遠發展都非常不利。
  3. 多年來,教育界一直要求將中小學的「班師比例」增加0.3(即每班增加0.3個教席),去年行政長官上任後,立即落實中小學增加班師比例0.1,令部分合約教師可以轉職常額,得到公平待遇,學生也能獲得更多老師的照顧,提升學習成效。今年,雖然行政長官再增撥二十億教育經常性開支,但卻完全沒提及中小學班師比例的進一步改善。假若改善班師比例的步伐停滯,中小學生難以進一步獲得老師的更多關顧,高中增加選修科也受到限制。短期合約教師問題仍然持續,打擊年輕人投身教育的熱誠。教協認為,去年增加中小學班師比例0.1,絕對不能完全解決中小學教師編制不足的問題,因此必須持續增加班師比例至合理水平。

 

  1. 綜合以上所述,教協建議:
  • 立即同步推行中學、小學及特殊學校教師全面學位化,讓所有持有學位資歷的教師都以學位教師職位聘任,消除教師之間的不公平對待。少數仍未持有學位的文憑教師,可繼續保有原有文憑職級,直至自然流失為止。
  • 增加小學中層職位的數目,參照中學做法,將中層管理職位數目與整體教師數目掛鈎。讓校內負責中層管理工作的老師,均可得到合理的職級待遇。
  • 增加中小學副校長職位,所有學校(不論規模大小)均應設有副校長,規模大的學校應將副校長職位增至3個。
  • 檢討及改善小學及特殊學校的校長、副校長、主任和教師職系的編制和薪酬架構,以符合其職位和工作性質。
  • 增加中層職位的種類,行政與教學並重,為不同專長的優秀教師提供晉升階梯。
  • 未來每年均應持續落實改善中小學班師比例,直至目標的小學1:1.8,初中1:2.0,高中1:2.3的水平。讓學校有充足的教學人手,保障教學質素。同時讓更多優秀合約教師能夠轉任常額,獲得平等的專業發展機會。
  • 檢討運用短期津貼造成的弊端,一些有利提升教學的津貼,應盡量轉為常額撥款,讓學校可作長遠規劃,安心聘用教學人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