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會就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
接受大學或高等教育的立場書

2014年3月18日

致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融合教育小組:

前言

全港大約500名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就讀副學位和學士學位課程,相對中小學超過3萬人來說,雖然只是很小的數目,但在有教無類的原則,政府及院校都有義務和責任,為他們提供便利、公平的學習環境,讓他們融入大專校園生活,享有平等的高等教育機會。

1. 只有基本的法例保障 欠缺具體支援

根據《殘疾歧視條例》訂明,「殘疾人士享有平等的教育機會」,而平等機會委員會制訂的「殘疾歧視條例教育實務守則」,亦指出教育機構不能拒絕殘疾人士申請入學等。法例所寫的,都只是陳述一些大原則,並訂了一些最低要求,讓特教生不會受歧視而未能申請入學。但在具體運作上,能申請入學不代表不受歧視。現時政府除了為中、小學提供津貼支援特教生外,根本未有實際為大專院校提供直接資助支援特教生。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都會及發達城市,連讓學生享有基本教育權利亦做不到,實在難以令人信服。

特教生入讀大專院校後欠缺支援,不單窒礙他們融入校園生活,亦會大大打擊其學習動機,這對他們來說絕不公平。因此,教協會認為,政府在立法之外,亦要為院校提供撥款,推行融合教育,例如購買支援器材、入學前提供的評估及診斷服務,以及改善校園設計等,在硬件及軟件方面提供資助或直接提供服務。同時,亦應確立具體規定,監察院校的支援成效、增長指標等。

2. 應為特教生提供直接補助

政府早前撥款4,000萬元成立基金,給予學業成績優異的特教生獎學金,本會是支持的。但不少特教生由於缺乏支援,在學習時已面對很多阻礙和困難,根本難以取得好成績去申請獎學金。尤其對部份來自基層的特教生來說,更是不公平。

因此,政府在成立獎學金的同時,應為所有個別的特教生提供專門的津貼,以供他們購買專業服務,例如言語治療、社交訓練、物理治療等,相信可以大大減輕他們因生活所面對所帶來的壓力,安心就學,緩解學習面對的困難。

另外,鑑於在大專院校就讀的特教生多以聽障、讀寫障礙為主,而專上課程對學生認知要求比中學高出不少,令不少特教生面臨學習困難,政府長遠可以成立跨院校的特教生支援中心,集中資源以協助這類學生的特殊學習需要。同時,亦應提供培訓課程予大專教師報讀,提高他們對特殊教育的認知。

3. 增加對職訓局的撥款額 並提供常額職位

相類似的撥款模式,政府其實已在職業訓練局推行,每年提供1200萬元經常性開支,供該校購買儀器和教具,或聘請專家提供心理輔導、學生輔導等服務。這項撥款對於特教生來說,無疑是有直接幫助。可是,單是職訓局轄下的專業教育學院,已有九間分校,遍佈香港、九龍及新界,而特教生並非集中在某一院校就讀,資源過於分散,1200萬元的撥款肯定不足夠。

另外,由於撥款是供院校靈活運用,沒有指定用途,局方在聘用人手時都,往往只願意以合約形式聘用。例如現時聘請的助教(Teaching Associate),合約期都只得一年,職業穩定性低,難以累積經驗,教學幫助大打折扣。因此,本會認為政府應重新評估職訓局對於這方面的特殊需要,增加經常性撥款,並將支援特教生的職級列入常額職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