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正面評價2018《施政報告》教育措施
但對實施細節有所憂慮

新聞稿 2018年10月14日

一、總評

1. 正面肯定:特首林鄭月娥第二份《施政報告》,強調投放教育資源,推出多項教育新措施,當中接納了包括教協在內的教育界的不少意見,對多年爭取的一些訴求作出了實質的回應,例如中小學教師全面學位化、加強學校行政支援、增加副學位資助等,為改善教育踏出重要一步。對教育新增的改善措施,教協給予正面評價,並期望政府能繼續朝著這正確方向發展,締造「穩定、關懷的教與學環境」(《施政報告》第147段)。

2. 有所保留:不過,教協同時指出,有些改善措施仍有待改進,包括:
(a) 有些措施的實施細節尚未明確,有待政府澄清和跟進,例如幼稚園社工先導計劃未有確立人手比例。
(b) 有些措施仍缺乏適當的配套,雖然用意良好,但在缺乏適當配套下可能適得其反,必須盡快做好配套措施,例如小學教師全面學位化。
(c) 有些措施並未獲得教育界支持,不適宜強行實施,例如取消小學「加輔計劃」。

3. 仍然空白:另還有一些重要的教育範疇,在這次《施政報告》未有觸及,當中以幼兒教育最受忽略,其重大訴求全告落空,令幼教界極度失望;此外,當局也再沒有在增加中小學班師比例、處理學生學習壓力,及改善特殊學校班額等方面著墨,教協必繼續爭取。

二、教協獲接納的重要教育項目

4. 中小學教席學位化,加強學校行政支援:在中小學方面,教育界爭取多年的教席學位化終於實現,教協早前提出中小學同時「一步到位」的建議亦獲得接納。政府又為公營及直資學校提供額外資源,加強學校的行政支援,減少教師行政工作。

5. 增加研究經費,資助副學位學生:政府為大學新增注資逾230億元,其中30億設立配對研究補助金,200億注資研究基金,並擴展「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至副學位課程,由下學年開始每屆資助2千名就讀指定副學位課程的學生。

6. 全面禁止電子煙等新吸煙產品:教協於7月發起聯署促請政府全面禁止電子煙等新吸煙產品,以防止新興吸煙產品入侵校園,並與醫學界合作宣傳新興吸煙產品的禍害。政府接納教協與各界的意見,於《施政報告》宣布計劃立法全面禁止電子煙等新興吸煙產品。

三、有待跟進/完善的教育項目

7. 完善學位化及中層管理配套措施:中小學教席學位化雖然得以落實,但對於中層職位的編配,以及教師轉職的安排,仍有待當局跟進:
(a) 小學的中層職位數量:很多小學校長和教師都向教協表達憂慮,縱然政策改善本意良好,但由於中層的主任職位數量少(中學中層主任約佔全體教師四成,小學約只佔兩成),不少學校把屬於基本職級的學位教席(APSM) 視為「升職位」,職責較其他同屬基本職級的文憑教師 (CM) 為多,以分擔中層主任的工作量,有的甚至要一人兼任幾個管理職務,令教師編制被扭曲多年。當局推行新政策時必須同時梳理這個問題。要注意的是,《施政報告》說「政府會預留5億元經常撥款,以……改善小學的中層管理人手」(第164段),當中提到「預留」,令我們擔心學位化與增加中層人手不能同步進行,這將為學校帶來極大的、難以解決的不必要混亂。教協認為,小學的中層主任人員數量應有所增加,其計算方法和比例都應參照中學,並應與學位化同步完成。此外,中小學副校長職位亦需增加,所有學校不論規模大小均應設有副校長職位,在規模大的學校副校長職位應增至3個,以應付職務分工所需。
(b) 改編職系安排:現時文憑教師轉職學位教師的機制仍有待完善。以中學的文憑教師為例(見右圖),無論是基層的CM還是主任級的AM和SAM,改編為學位教師後,一律都是基層的GM職級,而且要任職GM滿五年才有資格晉升SGM。這對於已是資深教師、實際擔任主任職位的SAM和AM來說,並不合理。
(c) 特殊學校:特殊學校教師往往兼教小學部及中學部,但職級只能按照普通中學或小學處理。現時中小學教師待遇的差異,令特殊學校的人事安排非常困擾,當局應一併理順。
教協將與教育局繼續商議,務求得出完善的方案。

8. 要求保留小學「加輔計劃」,讓學校自行選擇資助模式:當局聲稱重整「學習支援津貼」及「小學加強輔導教學計劃」(加輔計劃,IRTP)等,把「學習支援津貼」推廣至全港所有公營學校,實際上是取消行之已久的「加輔計劃」。此舉將影響現時正使用「加輔計劃」的241間小學。本會調查發現有93%「加輔計劃」學校認為「加輔計劃」最能有效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 (SEN) 的學生。如轉用支援津貼,則會逼使這些學校以短期合約形式聘請教師,打亂他們一直以來在「加輔計劃」下行之有效的教學計劃。對此,教協要求當局保留「加輔計劃」,讓使用「加輔計劃」的學校可繼續以常額教師來支援SEN學生,並讓學校可以按校本需要,自由選擇資助模式。(詳見另稿

9. 按序提升SENCO職級並應邁向全面落實:本會要求將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 (SENCO)職級提升至主任級別,以充分發揮SENCO統籌的職能。而《施政報告》的回應是在SEN學生密集的學校提升SENCO的職級。教協期望新政策必須照顧教師編制的穩定性,讓SEN學生人數較多的學校可優先提升SENCO至主任級別,在提升職級後便不應因校內SEN人數波動而受影響,否則會嚴重影響SENCO職級的穩定性。

10. 應對小一收生波幅,及早公布穩定方案:小一學童人口將在下學年顯著下降,教協期望當局應與教育界及早磋商,做好學額規劃,盡早公布穩定方案,惟今年《施政報告》仍未有提及具體措施。教協提出三個建議:
(a) 全面推行小班教學:現時尚有部分小學未實施小班教學,當小一人口回落,正是全面推行小班教學的合適時機,讓所有小學生都能享有小班教學的優勢。
(b) 按地區需要調節:當局應視乎各區情況,在跌幅較大的地區實施「減派」,將每班派位人數由25人減至23人或以下,並下調「開班線」。
(c) 穩定教學團隊:同時參考中學「三保」,推出針對性紓緩措施,讓班數減少的學校保留超額教師,以穩定教學團隊。
小學以外,當局亦要留意中一收生情況,尤其是部分收生困難的地區,亦要按區本減派。
教協將定期與教育局會面,跟進應對策略。

11. 幼稚園兩校一社工應予確定:政府曾提出先導計劃社工人手比例為1:600,但幼稚園收生規模普遍較小,隨時每四校才配置一名社工。經幼教界多次反映問題,政府曾認同改善至兩校一社工,並由學校與社福機構自行結龍,但《施政報告》沒有確定詳情。教協期望政府接納以兩校一社工為起步點,較大或有需要的幼稚園應配置一名駐校社工,若現存社工比例高於先導計劃標準,應容許幼稚園繼續申請以恒常資助補充,避免服務倒退。

12. 盡早在學校落實產假安排:《施政報告》中宣布將產假由10周增至14周,並即時在公務員團隊實施。教協歡迎這項措施,並已即時去信教育局,要求當局參考以往處理5天侍產假的做法,以行政通告的形式盡早於學校落實相關的安排。其後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向傳媒表示期望一年內於所有學校落實安排,教協促請當局參照以往做法,盡快於所有學校落實14周產假。

四、《施政報告》未觸及的重要項目

13. 幼稚園:幼稚園絕對是今年最受忽略的教育範疇,幼教界五大項目未有獲得正視:
(a) 幼師薪級表制定無期:《施政報告》提出長達三年時間收集數據,並只探討設立幼師薪級表的可行性。由「承諾落實」變「探討可行性」,令人憂慮政府有意拖延甚至倒退。教協要求政府信守政綱承諾,盡快制訂幼師薪級表,保障幼師的學歷與年資。
(b) 康復服務及校本課程欠統籌主任:《施政報告》著墨較多的「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計劃」,只是去年《施政報告》的舊調重彈,反而幼教界多次就計劃反映欠缺支援人手,政府卻置之不理。要有效紓緩幼師工作量,政府應增設至少兩名主任級教師,統籌康復服務和校本課程發展,長遠改善師生比例;另外,隨著幼稚園新資助政策和相應修訂的學校行政手冊,令行政工作大增,因此中小學增加的行政支援,也應惠及幼稚園。
(c) 產假代課財政壓力大:幼教行業以女性為主,其產假及病假的代課開支全由學校承擔,財政壓力不小,政府應為受資助的幼稚園提供病假和產假的代課津貼。
(d) 幼稚園資助額不足:教協多次要求政府增加幼稚園整體資助額,並為各類幼稚園提供全額單位成本資助,但政府未有回應;政府明年將檢討幼教資助計劃,教協要求大幅提高幼兒教育的單位成本,讓幼稚園有充足資源,落實免費和優質的幼兒教育。
(e) 幼師學位化落空:目前幼師已有五成半取得學位,但政府在「八大教育範疇」設立的專責小組,有研究教師學位化的教師專業發展專責小組,幼教卻不被納入其中。而因應專責小組建議,撥備資源在中小學落實全面學位化,幼師卻連起步的機會都沒有。

14. 正視中小學合約教師問題,須持續改善「班師比」:教席全面學位化消除對文憑教師的不公,然而,現時不少年輕教師只能以短期合約教席受聘,他們的待遇、職業穩定及專業發展前景皆欠缺保障,已形成了另一種結構性不公。合約教師問題源於編制職位不足,去年中小學班師比例增加了0.1(每班增加0.1名教師),令部分合約教師可以轉職常額,學生也能獲得更多老師的照顧。但今年班師比改善步伐停滯,合約教師問題仍然持續,長遠將打擊年輕人投身教育的熱誠。更重要的是,缺乏充足的人手,教學質素的改善難以大幅提升。教協認為,中小學教師編制仍然不足,當局必須持續增加班師比例,初步應累計增加至0.3。

15. 減輕師生壓力、嚴防TSA操練:教協一直要求局方,採取措施減輕師生壓力,然而《施政報告》未有著墨。按教協今年6月調查,近七成半教師仍然表示學校有針對TSA進行操練,教協認為局方應盡快推行監察措施,若發現未能遏止操練應全面取消小三TSA。另一方面,負責檢討課程的委員會將於明年中進行諮詢,教協認為委員會應加強與持分者溝通,包括讓公眾知悉委員會的工作進展及聆聽前線教師和家長的意見,以教育專業及為師生減壓為方向,制定合適的諮詢方案。

16. 減少特殊學校班額:特殊學校收錄有多重障礙的學生比例大增,但除了輕度智障、視障和群育學校的班額近年曾作改善,其他特殊學校的班額,五十多年從未檢討,遠遠落後其他發達國家及地區。本會認為,中度/嚴重智障、肢體傷殘學校和聽障兒童學校應每班減少2人,以加強對這些學生的照顧。

17. 關注大專「流浪教師」的處境:教協關注並要求改善流浪教師的待遇,以及提升教育質素,可惜政府未有任何相關措施。教協促請大學不要濫用兼職制度,增加教學部分的資源,避免「重研輕教」及扣減教學職員的合理權益。

18. 確保教育專業自主:教育局過去出版的《基本法》教材被批評偏頗,教協重申《基本法》教育應該是中立持平,不應該受到政治干預。教協會繼續推動修改大學條例,削減校監的實際權力,加強對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