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教育開支,做好長遠規劃
《施政報告》與《財政預算》的教育訴求

今年1月,梁振英上任發表的首份《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令教育界極度失望。由於梁參選的教育政綱洋洋灑 灑,大家以為在前夕陽政府不思進取的教育施政,可望在新政府下有點曙色。但自梁上任,教育承諾不是在拖,就是「被失蹤」。過去一年,我們既看不到他在教育上有任何長遠的規劃,連僅有的新撥款,不是一次性,就是不對焦、不到位。

今年7月,我們曾就梁振英的教育施政進行調查,以中學教師的不滿程度最高,達65%。這是教育界給政府的清晰訊號。會長馮偉華及本會立法會議員葉建源,上月分別向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和特首梁振英,就來年《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當面提出意見,要求當局不能再漠視教育界訴求,而首要是加強教育投資。

體現長遠承擔 增加教育經常開支

要體現政府的長遠承擔,首要是增加教育經常開支。當前,政府財政儲備豐厚,但教育總開支卻由05年度佔政府總開支24%,下降至本年度的16.5%; 而近年教育開支佔國民生產總值(GDP)亦不足3.5%,被經濟發達國家所拋離。我們提出,政府應增加教育經費佔GDP的百分比,短期目標為GDP的 4.5%,初步達到經濟發達地區的低端水平;長遠應趨近發達國家5.4%的平均水平,以確保有充分經費推動各項教育措施。我們重點要求:

幼兒教育

■ 盡快落實十五年免費教育
‧ 政府必須兌現承諾,保證落實15年免費教育,以單位成本直接資助幼稚園及幼兒學校;並應加強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的透明度。
‧訂立包括文憑及學位資歷的幼師薪級表,並直接資助幼師薪酬。
‧為全日制學校提供加權資助,有效支援不同家庭對全日制服務的需要。
‧設立幼師培訓基金,為幼師提供進修資助之同時,也讓幼師可按需要和實際情況自決進修步伐,建立具前景的專業階梯。
‧設立書簿、活動、校服及校車津貼,讓弱勢學生獲得更多支援。

■ 提供過渡期紓緩措施
‧ 在落實免費幼兒教育前的過渡期內,政府的預算案必須首先回應幼教界財政和資源不足的問題。除了每年按通漲調整學券面額,應額外擴大學券資助額,以助普羅市民減輕學費負擔。
‧在薪酬架構完成前,先為幼師提供資歷津貼,留住幼師人才。
‧過渡期內向全日制學校提供加權或補償津貼,紓緩營運困難。

■ 做好學額規劃
‧ 正視新界地區幼稚園學額不足的問題,保障學童就近入學,並為幼稚園收生提供資源及技術支援。

中小學及特殊教育

■ 減少教學節數 釋放教師空間
‧ 增聘常額教師,改善中小學的班師比例。初中由1:1.7改善至1:2.0、高中由1:2.0改善至1:2.3;小學建議由1:1.5改善至1:1.8,以學生每周40個課節計算,相信教師每周約可減少4至5個教節。

■ 同工同酬 提升士氣
‧ 中小學濫用有時限合約聘請常額教師日趨普遍,人數高達2,000人,教育局必須嚴正處理,並於一年內至少將一半有時限合約教師轉為常額聘用。
‧ 將現有具學位資歷但仍擔任非學位教師職位的4,764位中學及9,761位小學教師,全數轉職學位教席,體現同工同酬。

■ 加強支援 減輕教師工作壓力
‧ 全面檢討教改措施對教師壓力的影響,清除無效勞動,取消外評、精簡校本評核。
‧ 為短暫紓緩教師人手壓力,應重新延續「通識教學支援津貼」及兩個「提升英語水平計劃」等有時限的津貼。
‧ 長遠而言,檢視各類學校津貼及基金,盡量轉為經常性撥款,強化學校行政、文書及支援人手,例如資訊科技及技術支援人員等。

■ 推行中學小班教學 長遠穩定中學
‧ 把握中學人口下降的機遇,逐步推行中學25人的小班教學,避免中小學出現小班脫軌。
‧ 政府應做好學額規劃,檢討減派方案成效,確保長遠中學的穩定。
‧ 容許近年縮班的中學,包括沒有資格參與優化班級結構計劃而縮班的學校,同享保校措施,包括保留教師原有編制。

■ 改善融合及特殊教育
‧ 每位融合學生的單位成本,應與特殊學校輕度智障學生看齊($137,500)。
‧ 收取融合教育學生較多的學校,應額外提高教師編制,按學校規模增加一至二名常額教師;並為主流學校提供「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常額職位。而短期內可在學額點算時作加權計算,例如每校取錄一名自閉症學生可作兩名學生計算,以便學校聘用足夠的專業人員。
‧ 為融合及特殊學校提供額外支援人員,例如言語治療師、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等;如學校收取患有重症精神病,如精神分裂或思覺失調的學生,更應獲額外資源及專業支援。
‧ 鼓勵學校專業分工,處理一至兩類有特殊需要的學童,政府提供資源及為教師提供適切、長期及持續的培訓課程,提昇專業技巧。
‧ 增加特殊學校教師編制,減少每班學生人數,中度智障每班人數由10人減至8人,嚴重智障由8人減至6人,提供適切的配套支援及改善校舍。

■ 改革職業教育 幫助學生轉型
‧ 全面資助中學的「應用學習」,幫助基層學生享有多元的機會,發展潛能。
‧ 本港現時非學術型學生的發展受不少局限,政府應大幅改革職業教育,在高中及高等教育階段提供新型的高質素職業教育課程,使學生與時並進,掌握具體的職業技術和態度。
‧ 對於某些面臨技術斷層的行業(如鐘錶業技師),應考慮與業界合作,以免學費甚至提供實習薪酬等方式,吸引年青人投身行業。

■ 消除小學TSA操練 改善輔導服務
‧ 全面檢討全港性系統評估(TSA),避免學生不必要的操練壓力。若改善無效,應全面取消小三及小六TSA。
‧ 加強小學輔導人手,設每校一位輔導老師加一位駐校社工;取消招標制度,確保輔導服務的延續性和果效。

專上教育

■ 增加資助學額 監管自資課程質素
‧ 因應新學制的轉變,政府應重新檢視和規劃專上學額,盡快增加大學資助學額,尤其首年學士學位學額,不應只以增加高年級銜接學額代替。
‧ 增加資助副學士、高級文憑及副學位銜接學士學額,並監管自資課程的質素,讓更多成績達標的年青人可透過多元渠道提升學歷。

■ 按額資助自資課程 紓緩學生負擔
‧給予自資院校按額撥款,約每位自資課程學生3萬元,協助院校發展更具質素的專上課程和學生服務,同時降低學生學費。
‧紓緩學生升學負擔,減低免入息審查貸款利息,並監察資助大學附屬機構開辦的自資課程賺取的龐大盈利,要求將資源回饋學生,包括加強學生發展工作、增撥獎學金,並適量改善教職員待遇,留住人才提昇教學質素。

■ 鼓勵本地生入讀研究生課程
‧ 檢討如何能運用獎學金、收生制度及提倡更多本地研究等方式,以鼓勵更多本地學生入讀研究性的研究生課程。同時考慮向非本地研究生收回學習成本。

■ 提高專業保障 增加實任比例

‧落實大學合約制轉實任聘用的機制,大幅減低合約制員工比例。
‧設立跨院校的獨立上訴機制,處理學術、合約及解僱等申訴。
‧建立公平有效的制度,為職訓局教職員提供更多連續性的長期職位。


 

歡迎同工給予意見:[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