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回饋與促進學習的評估

626p2_pic02上期「過程回饋」一文,解釋了回饋建議與教學行動的分別,教學行動是就著課題內容如何教而設計,但回饋就確實知悉學生在學習的難處難點而提供建議,如果學不到的原因簡單直接,建議已可即時解決難題,但亦可以透過一連串有系統的練習,如在數學科,以通達學習(mastery learning) 理念設計深淺有序的工作紙,令學生掌握內容或技巧;或改變只提供即時正確答案的快速法,設計大量例子讓學生悟出規律或原則,內容概念亦得以澄清。

要準確得悉學習的難點,就要恰當適時的評估,所以,設計有「評估作用的提問」、quiz(問答比賽)、小測小考(mini-tests)等工具就重要了,這些評估結果就是學生給予老師的回饋,太多人不懂答則要全體再教再學,個別差異太大則要有針對性的協助設計深淺課業,甚至要作抽離式的個別回饋。這樣,回饋就是「促進學習的評估」(assessment for learning)。

現實上,香港的經濟環境及教育制度下,學生的學習活動極為豐富,由課外活動,海外遊學,全方位體驗學習,到沒有學校及家長不重視的「應試」教育,正規課程內容仍偏多及重,教師都忙於「趕書」,這是無可厚非,但教學觀念上如不重視給予學生回饋,也就是教了不等於學到了。

在到校作專業培訓工作時,見到優秀的前線教師都有很多寶貴的嘗試,非常苦心,都從學生的難處著手,進行得最多的是改進測考卷,為了照顧學生的能力差異,把測考卷分為深淺不同的A、B卷,或一卷分為核心及延伸部分,排列及提示題目的深淺度讓學生選擇等,此類多在數學科出現,因為較易處理深淺問題;亦有把測考題拆成有步驟的提問,提供「小貼士」(cues),幫助學生理解及答題,同一題又分為A、B兩個深淺版本,甚至為了鼓勵學生試圖(attempt)答題,把十分題目分成二、三十個小分,答到小部分已有分數回饋,較弱學生亦不因一見較深題目就放棄,交白卷。常認為在正規課堂教學上做得好些,不令學習差異擴大,後續的測考或會較容易改善。

這些學生在測考的成績不濟,給予教師一個警覺,需要調節考卷以助學生,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評核範式轉移,與以往我們可以不理學生的能力水平或差異,只堅持以往考卷的固定形式、常模評分,規定的合格分數,有很大的改進。而學生的不濟成績正正是給予教師的重要回饋,只要重視學生回饋,我們才能探討是甚原因導至學習失效:究竟是學生太差、內容太深、試題含糊、還是教得太多,不明不白。

如果把這些回饋與改善測考的方法不停留於階段性的期考,而是運用在日常教學上,也就是促進學習的評估的實踐了,測考卷就變成能讓學生展示所學的課業或工作紙,設計上就不能是填充式的抄寫工作紙,而是有提示,學生讀得通,看得明,答得到的課業了。而當有意識要知道學生回饋的重要,常規教學上自會對學生的學習有恰當對應方法,就像在試卷上提供提示,也就由促進學習的評估進化為學習與評估同步了(assessment as learning)。

教學研究亦提到,正面積極的回饋固然重要,但反面的回饋殺傷力亦大。一句漫不經意的揶揄,一個較極端的評語或判斷,對學習的心理及動機有相當負面的效果,教師在繁重工作,受學生學習上困擾之餘,仍要控制情緒,不能讓負面回饋變成習慣。

(有效教學之回饋系列之四)

(作者為教協會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