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惠萍:普通法中有關「政治灌輸」的一個有趣案例(三)

聽審的法官叫布頓(Burton),四天的聆訊一完結,他先作口頭判決。數天後頒下的書面判詞,是一份值得通識科老師或辯論隊拿來學習的文件。法庭作了四項裁決,其實亦是四項澄清,對上述兩條法律條文關鍵字詞和概念的澄清。這種澄清和定義,是對成文法的重要補充,並從此成為法律的一部分,所以普通法中的案例的確是法律。香港實行普通法,所以日後法庭的訴訟在解釋「偏袒/偏頗」和「政治灌輸」時會以這案例為起點。

首先他接納partisan political views不應只理解為「有黨派性的」政治觀點,而應解釋為「偏袒的」,他說是:「one sided側向一方」,即我們的《教育條例》中的用詞 — 偏頗。

接著,他指出鼓吹(promotion)和演示(presentation)是有分別的。第406條沒有制止教師播放偏頗的電影,或使用偏頗的文件,因為要引起討論和辯論都有需要這樣做。《教育法》要禁止的是「鼓吹」,因這才會構成「政治灌輸」。

繼而,第407條所指的「相反見解的均衡(balanced)演示」不是要求有「對衡而相等equivalent and equal」的演示,亦不是數量上的:「equal air time」。因為現實未必可行。 他還很幽默地舉一個例子:若要爭辯「月亮是由藍芝士造成的」,則正反兩方相信很難會找到均衡份量的論據用作演示!他認為:「第407條所說的‘balanced’meant nothing more than fair and dispassionate」。

Fair可以譯作持平,dispassionate是「不帶激情」。馬嶽介紹「選舉的提名方法」時的表情和一些大家熟悉的社會學者,如呂大樂等「冷面笑匠」式的面相,是頗典型的「不帶激情」。我常想是否因為他們的睿智,讓他們看透很多世間事的前因後果,因而對現實總是抱持著這種「冷對待」。相反的典型應該是各行各業最優秀的推銷員,他們總能激發我們的情緒,鼓動我們積極購物。而在早前刊登的《篇一》中引述過,學校處處長的文本則是文字版「不帶激情」的示範,反之兩位署長的文章熱情澎湃,滿有感召,肯定是「充滿激情」。表情和文字,通識科老師都要好好揣摩,善於掌握,能做到「持平與不帶激情」,便較難被人以「政治灌輸」入罪了。

最後,布官接納申請人的指控:電影的內容雖然有科學研究和事實作依據,但資料經過剪裁篩選後,其論述只是貌似中立,實則「政治立場」非常明確。再者,內容有很多謬誤和遺漏。更而強說自己的是「主流意見」,但其實與科技界的主流意見有一段距離。加上戈爾在電影中,挾著明星的風采,以「啟示錄般末日來臨式」地鼓吹。毋庸多言,這電影,包括教材套很是偏頗!

若按上述的邏輯演繹,國家把教材套免費送到所有公營中學,還要由兩署署長以充滿激情,滿有呼召的說詞呼籲老師使用,則這兩行政部門肯定是「引人犯罪」!若學校受到政府的感召而採用,則校內一干人等便是對學生進行「政治灌輸」,即時觸犯《教育法》第406和407條。

聆訊到此,究竟誰勝誰負?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