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簡史 之十五
重建法制:體制改革的困境(三)

建立法治,不能不談律師制度。讓我們回顧近代中國律師制度的發展。

清末法學家沈家本(生於1840年,即道光20年)是近代中國引進西方法學第一人。沈主持制定的一系列具有重大改革意義的法典,內容包含了近代律師制度的建立。可惜,時不我予,清皇朝末年雖曾企圖立憲及頒布新的法律,還未來得及已覆亡。時代變局令沈在心灰意冷之餘,拒絕加入袁世凱政權。這位近代中國法律先驅人物亦於1913年病逝。

但清末的法律改革思想已產生一定的影響。北洋政府於1912年頒布《律師暫行章程》、《律師甄別章程》等規則,成為中國律師制度的開始。其後,國民政府繼續讓律師制度進一步發展。當時的律師制度基本上參照西方模式,據說連租界內也有律師業務。

1949年新的中國政權廢除國民政府的《六法全書》,包括民國的律師制度。新中國初期曾有過嘗試建立法制的短暫時期。五十年代初在人民法院建立了《公設辯護人室》(後改為《公設律師室》)。1954年通過第一部憲法,其中確立了辯護制度,此後,律師事務所便在28個城市開始試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制度之始。當時全國共有律師81人。1956年更對律師執業的機構、業務與任務性質、任職條件、收入等頒布了有關規定。當時,律師的身分是國家幹部,即國家機關的工作人員,今日稱為公務員。律師和法官、檢察官一樣,是國家的司法人員。法律顧問處是政府機構的組成部分,任務包括提供法律諮詢、政府法律顧問,及公設律師辯護服務等。

1957年,全國19個省市成立了律師協會,人口30萬以上的城市和中級人民法院所在地縣市,都成立法律顧問處。那年,全國共有八百多個法律顧問處,專職律師2,500人,兼職律師三百多人。新中國律師事業眼看正開始蓬勃發展。

關於1957年後的「反右」及60年代後長達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對國家法律毀滅性的破壞,前文已有所述。簡單說,在反右運動中,律師制度被指為是資產階級制度,在刑事案中辯護是「為罪犯開脫罪責」, 是「反對階級鬥爭」,堅持法律是「不要黨的領導,搞法律至上」等。無數律師被劃為右派,各地方的法律顧問處被取締。1958年,不到兩年的律師制度被取消。此後20年的中國是沒有律師的所謂「法律虛無時代」。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律師制度恢復。1980年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暫行條例》,及刑事和民事訴訟法,再確立了律師制度及有關的規定,又恢復了法律顧問處。和五十年代一樣,律師、法官和檢察官,皆再次定義為國家法律工作者,同樣是國家機關組成人員。前文所述1980年四人幫特別審訊,正是這時期律師以國家法律工作者身分,被政府委派代表十名主犯辯護的重要案例。此後,中國踏入「改革開放」時期,律師業迅速發展。

(作者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