跂之:悼L

626p4_pic01

起初出來教書,還未知道甚麼是責任,總不明白那位上司,當我們做份內事都叫苦連天的時候,她竟然可以扛起十個人的工作,蝕底了,毫無怨言。她高瘦削,東菰頭是她的signature,有次她身穿牛仔服,戴牛仔帽,就是別人說的有型、貴氣。她就是會發光,似乎有用不盡的精力,有她的地方我們就會相信,多困難的也能夠克服。她喜歡哈哈大笑,玩起來四五十歲的她竟就像和我們同年,那麼自然、有力和安穩。她會在學生舉手之前知道他們的需要,會穿男生校服與學生參加歌唱比賽,學生多頑劣但沒有一個學生不愛戴她。同事敬重她,每年敬師日老師互選,她都毫無疑問地勝出。我對她所知不多,只知她曾任教著名男校,為甚麼轉到這裡來,她笑而不答。她喜歡織毛衣,是編織學會負責老師,記憶中也是訓導老師。我現在懂得盡老師的盡任,她就是我第一位老師,用她的行事為人親身向我們年輕人示範,如何去做一位領袖,讓人心悅誠服,就是你永遠都要走得比他們前,扛更重的擔子。她比我早一年離開,會到哪裡她沒告訴我。有時想起她,上網找她的名字,想感謝她告訴她在我生命的意義,終於讓我在今天找到,她兩年前在紐西蘭過世。她離開時,是甚麼的樣子。

13-1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