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預習的作用及效果

上期提出了要推行「國內式自主學習」,有很多條件,在有限資源及時間下製作的「導學案」,做得不好的話,多是填充式工作紙,在展示分享時,學習目標不清,含金量就低。假如想學生有主動性,準備學習,用以往教學習慣,做好「預習」及「備課」最實在。

有效的預習並不容易設計,最重要是掌握學科學習內容如何教(pedagogical content knowledge),更要考慮學習時間的限制;簡單來說,如果「科科」、「堂堂」都說要學生在入課堂前有豐當的預習及準備,不但教師疲於奔命,學生根本吃不消,亦擠掉(crowd out)其他體藝、品德的培育。此亦我對學習「杜郎口模式」及「翻轉課堂運動」有憂慮的原因,把所有優勢和條件集於一身,突顯效果,變成樣板,然後複製,不多考慮情境(context)因素,也就是另一種教育工廠,就算在國內,我對這種以「學生為主體的自主學習」,也不認為要硬推。

所以,教師仍是要掌握哪些學習課題需要哪類預習,所花於預習時間是否值得,和要知道學生在其他學習上的狀況。

第一類的預習是為連接兩課或兩階段的學習,有時是重知識,把上課所學的重點習一次,多會是填答工作紙,與做家課差不多,除非新舊知識的鏈接密切,否則效果不高;但假如在教一元二次方程之前,預習一元一次方程的算法,再列出計算步驟,勾出容易出錯之處,效果會好得多,而且亦有理解學生能否「通達」(master)上一階段的學習,這種預習就有assessment for learning的作用了。這類預習與課後家課不同之處是設計時不單是為了檢測學習,而是扣緊將學的課題,例如要學需求彈性前,重需求定律。如學生有一定學習動機,就不一定用填寫工作紙的方式,閱讀及勾出(highlight)重點亦可,學生不用花太多時間預習,又有效果。現在常提的翻轉課堂,其實是錄影教師講解部份,如讓學生重,也是知識鏈接的一種。

第二類是提升「好奇」,帶期望,準備探究問題的預習,以數理科較易設計,讀一個數學小故事,某科學家小時養成的習慣,在youtube 看一段人體的秘,用線編織出來的「幾何」愛情故事,看一齣太空探索,大漠風沙的紀錄片,以至一些生活探究問題,為甚麼燈光會忽明忽暗?飯館為甚做蝕本生意,賣一蚊一隻雞?預習不一定是「想一想」式的調動短期動機,可設計一連串跟進問題,或先做個小實驗,以配合課堂上的學習。

第三類預習是幫助學生備學、備讀、理解或整理新學習內容。較古老而恆常的一種是查字典、解釋詞句、填答問題,寫課文大意之類,對哪些教師叫他們做甚麼,就做甚麼的乖學生、低班學生,都會完成要求,一到家課、預習、以至活動太多時,自會離棄枯燥乏味的預習,就算教師苦口婆心說查字典如何重要。所以為學生備學備讀,一樣要有多元性、有趣味、有誘因(incentive),和令學生理解預習的重要,即能與課堂學習配合。通識科需要在課堂上交鋒討論,之前的多量閱讀或看紀錄片(documentary),就是把資料輸入,準備討論;語文科可運用學生的已有學習策略,把新課的基本要點摘錄,如以六何法的框架拆解一篇記文,或運用圖象把因果關係組織,整理脈胳;看一段已錄影的數學難題解讀,一個科學實驗,準備在課堂上分析分享;指出將學課題的難點,並嘗試解決,不過如果學生們能自主解決難點,其實不用上課,太優秀了。

這類預習要用上很多學習時間,確是自主學習,課堂內外配合和設計得好,學生有能力,學習效果肯定會好,因為學生是用上了大量延長的學習時間(extended learning time)。
(自主學習的實踐系列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