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敬悼何國鏇先生

十二月二日,驚悉前政府教育人員職工會(前稱官立學校非學位教師職工會,或簡稱「官非會」)會長何國鏇先生當天早上不幸辭世,令人悲慟。

年青一輩可能並不認識何先生,但應該要認識他。何先生是香港教育發展歷史上的重要人物,特別是對官立學校教師的工會運動,貢獻尤鉅。他個子高,外號「高佬」;嗓門大,先聲奪人。加以樣子嚴肅,其威嚴足以令人震懾。八十年代初遇到他,我這個後輩是不太敢走近他的。但他意志堅定,為學生和老師謀取最大的公義和利益,形象與立場都極其鮮明,當時我們已經知道教師工會運動有兩位中流砥柱,一位是已故司徒華先生,另一位就是何國鏇先生。

何先生是教師運動的百科全書。每一次遇到他,他都侃侃而談,記憶力驚人,能夠回憶人和事的各個細節,並且分析其中的關鍵。他曾對我說,運動的領袖必須分析能力高,而且講得有力寫得夠快。而他和司徒先生,都屬這一類難得的人物,故能引領教壇風雲數十年。

他擔任北角官小校長期間,勤於校務,關愛學生,使北官成為極受歡迎的學校。他最為人稱道的,是在政府實施小班教學政策之前,在本世紀初,自行調撥資源,積極推動校本的小班教學,開風氣之先,使眾多學生受惠。當時社會上有些人不喜歡學校推動小班教學,經常把推動小班教學抹黑為學校收生不足的不得已的辦法。但何國鏇先生就是不怕,他以受歡迎的學校推動小班教學,打破那些沒有根據的謬論,結果學校更受歡迎。而我也因小班教學的關係,與他結緣,熟悉起來。

近年何先生養病在家,身體日漸消瘦,不過他目光仍是那麼深邃,炯炯有神,常以教育為念,給我寶貴的意見。積數十年的經驗與智慧,屢屢令我茅塞頓開。最後一次與何先生相見,是教協四十周年會慶,他撐著瘦弱的身軀,堅持前來銅鑼灣會所向我們祝賀。這一切仍歷歷在目,只可惜今後已無法重溫。

何先生功在教育,風範永存,謹致哀思,並請何太太及其家人節哀。

(作者為立法會教育界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