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權:談「後生可畏」

長不出象牙的羅范婦人口出讕言,表示「朋友移民並非恐懼共產黨,而是因為害怕年輕人,因為他們不聽意見」云云。且不必深究羅范婦人是否擺放豬朋狗友上,但此言一出,令筆者聯想起「後生可畏」一詞。

「後生可畏」一般是褒詞,意指「(百度百科)青年人勢必超過前輩,令人敬畏」。也就是說,年輕人有志氣和有作為,前途無可限量,不可輕視。當然,也有以「懼怕」之義來解釋「畏」字 (《古代漢語詞典》),相信正合羅范婦人及其狐群狗黨的心意。

年輕人到底是叫人「欽佩」還是「懼怕」呢?說穿了就是「世代之爭」!年長和年輕的彼此不同年代隔閡,當然有閱歷經驗方面的差異,認識論斷上的分歧。年長一輩固然有其做人處世之道,以至得失取捨的考慮。可是,年輕一代也有他們的人生觀、價值判斷、思維方式和處事原則。事情的對錯是非最終必須訴諸理性的探究和印證,不必年長者指指點點,毫無分寸的說短道長。

世界的未來畢竟屬於年輕人。二十年後,羅范婦人和皓髮詩姑就算仍苟喘人世,相信已瘖啞無聲,日子還是正當盛年的周永康岑敖輝黃之鋒等人所擁有。奉勸這兩位女士聽聽曹丕所言:「後生可畏,來者難誣,然恐吾與足下不及見也。」往後封口修心,功德無量。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