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毒助康復計劃」意見書

2014 年1 月23 日

一、 前言

1. 本會認同吸毒問題對社會造成的傷害。身為教師,我們希望學生能夠在無毒的健康環境中成長,對青少年因吸毒而導致不可逆轉的嚴重創傷,感到痛心和憂慮。針對毒品問題,我們一向期望當局能夠全面檢討目前的各項措施,包括由打擊毒品來源,到現行輔導、戒毒與康復服務的不足、公眾教育等,提出一套整全的方案,改善目前的問題。

2. 然而,政府提出的「驗毒助康復計劃」(強制社區驗毒)諮詢文件,與上述期望仍有距離。驗毒計劃所衍生的問題,亦引起我們很大的疑慮。我們雖然認同抗毒的目標,但基於目前的資料,我們認為不宜推行此計劃。

二、 對驗毒計劃的疑慮

3. 本會關注到不少民間團體對強制驗毒計劃都有很大保留,一些專責幫助青少年及戒毒人士的機構,以及醫學、法律等專業組織,都提出了重大質疑。我們認為當局必須正視這些意見,不宜只單純視為是對計劃的過慮、對政府的不信任,或將計劃的副作用視為應該付出的代價。

驗毒能否助康復?

4. 根據諮詢文件,推行驗毒計劃背後的理據,是發現吸毒者毒齡日長,希望「及早辨識吸毒者,及時讓他們接受輔導及治療」。公眾對此目標並無異議,然而,如何協助隱蔽吸毒者,有兩種不同的工作方向。一是加強吸毒者尋求協助的誘因,透過增強現有服務,讓更多吸毒者得到幫助;驗毒計劃採取的是另一方向:增加執法者權力,運用公權力找出吸毒者,強迫他們接受戒毒治療。

5. 民間團體多有指出,問題癥結不在於能否辨識吸毒者,因為所謂隱蔽吸毒者並非真的不為人知,只是他們缺乏戒毒的動機,現行制度下未有足夠資源接觸、照顧,致使有心人愛莫能助。但如果推行強制驗毒,則會令吸毒者的求助動機更低,變得更為隱蔽。驗毒計劃更有可能衝擊現有的服務成效,例如社工憂慮變成協助執行驗毒的一部分,破壞社工與受助者的互信關係。然而,諮詢文件未有評估驗毒計劃帶來的負面影響。

資源投放的優次

6.  驗毒計劃與其他範疇的服務,即使原則上不是完全互相排斥,但也有資源分配的緩急優次問題。諮詢文件未有檢討現行服務的成效和不足之處,但民間團體一直以來批評政府沒有提供足夠資源(例如戒毒院舍輪候時間極長、社工人手不足等),此時若推出新的強制驗毒計劃,必然又涉及投放大量額外資源,任何新政策的安排是否恰當,仍需進一步論證。

7. 對於資源投放的問題,諮詢文件只提到下游服務會因驗毒計劃而增加需求,但迴避了執法機關的人手問題。根據瑞典的經驗,為了推行強制驗毒,在2000至2007 年先後增聘了1,300 名警務人員。香港社會是否應該大幅增加警員編制推行驗毒計劃,公眾未有機會就此展開討論。

警權問題

8. 公眾同時也憂慮計劃令警權進一步擴大,質疑新措施賦與執法人員的額外權力是否「必要」及「合乎比例」。我們並不懷疑當局打擊毒禍的良好動機,然而權力易放難收,當擴大執法人員的權力時,仍須謹慎處理,以提防「無心之惡」,尤其現行制度對警權缺乏有力的監察,加上近年警方一些懷疑濫權的事例,公眾的疑慮絕非杞人憂天。諮詢文件略有觸及警權問題,但未有提出有說服力的解決方法。

9. 根據諮詢文件,啟動檢毒程序需符合兩個條件:
(1) 附近發現懷疑毒品;及
(2) 當事人有剛吸毒的跡象。諮詢文件認為這是很高的門檻,禁毒常務委員會委員在不同場合亦表示,
「如果警方要濫權,也不必使用這麼麻煩的手段。」但從法律界人士看來,仍難免有濫權的危機。對「附近」的界定,及剛吸毒跡象的舉例(神情閃縮、目光呆滯、說話含糊不清等),欠缺客觀嚴謹的準則,提供了很大的濫權空間。

10. 有關驗毒措施是否「相稱」的問題,諮詢文件以現行的毒駕措施作為類比,但毒駕的場所限制在公路,主要針對涉及交通意外及觸犯交通條例的駕駛人士,相對而言比較「合乎比例」。但由此擴大至涵蓋所有公眾地方、所有人士,則缺乏有力理據。而且,對於驗毒計劃的「擾民」程度、驗毒過程需時多久,諮詢文件並未提供充足的資料,一般估計可長達數小時。比起街頭截查身份證,受影響人士在時間、精神上所蒙受的損害都相對嚴重。對此,公眾亦未有充分知悉。

11. 因為隱蔽吸毒者而推出強制驗毒計劃,我們認為箇中邏輯值得商榷,可能會導致惡性循環:吸毒者變得隱蔽,於是加強執法者權力,但吸毒者因而變得更隱蔽,結果又再加強執法者權力。因此,我們認為由警方主導的驗毒計劃,並非合適的安排。建議應由增強輔導及醫療服務資源著眼,讓戒毒者免卻負刑責的顧慮,提高吸毒者的戒毒動機,也可以免除公眾對擴大警權的疑慮。

三、 從根源解決毒禍

12. 吸毒背後有複雜的社會成因,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遭受種種挫敗,在學校和家庭得不到支援與照顧,成年人對生活感到茫無出路,都會令人墮入毒網。如果迴避了這些更為根本的問題,禁毒工作也將事倍功半,但這恰恰是當局最為忽視的一環。這些工作的範疇,往往超越個別部門或界別,更需要跨部門、跨界別的努力。

13. 以青少年吸毒為例,要真正做到及早識別、及早預防,學校的角色尤其關鍵。這不僅是指要教導學生遠離毒品,而是讓學生在求學時期得到健康發展,獲得老師的關愛,在遇到挫敗與鬱結時得到支援。可是,目前的教育環境,教師教節過多、面對每班的學生人數過多、行政雜務過多的情況下,老師希望關心學生但沒有空間可付諸行動,弱勢學生往往備受忽略。加上學校輔導人員不足,處理學生的吸毒問題也有一定困難。

14. 回顧2009 年當局推行校園驗毒時,本會亦曾指出計劃缺乏配套,認為不應只把焦點放在驗毒之上。教育當局亦應從整體的教育環境著眼,檢視教育對問題青少年失效的原因,以及檢視教師的工作量對德育和輔導學生的影響等。遺憾是,事隔數年,情況仍沒有絲毫改善。

四、 結語

15. 總括而言,我們反對推行諮詢文件所建議的驗毒計劃,但當局有需要檢討及改善現有輔導服務的能量。希望當局聆聽了公眾意見後,能夠推出更完善和全面的方案,再作公眾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