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就「自資專上教育的檢討」提交之意見書

呈交予2019年3月1日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

由政府成立的檢討自資專上教育專責小組(專責小組),於2018年12月向政府提交檢討報告。本會特此提交意見書,就專責小組的建議表達意見。

檢討及修訂《專上學院條例》

2. 專責小組建議檢討及修訂《專上學院條例》(第320章),以統一制度規管自資院校。教協認為第320章已經逾十年沒有修訂,條文內容已經與現時自資院校的發展和需要脫節,同意有需要修訂第320章。專責小組亦建議要求院校發表年報,並以具透明度及方便公眾的方式公開相關財政資料;同時要求院校採用公平而具透明度的學費釐定機制,教協欣見專責小組接納教協的意見,並希望政府可以盡早落實。

3. 專責小組同時建議公帑資助大學轄下的自資部門,應該於修訂第320章後再按新的第320章獨立註冊,以脫離大學本部。教協明白此建議是希望為自資專上教育界製造「公平競爭環境」,但教協促請政府小心處理這個問題,需要同時照顧學生及家長的期望,平衡兩者的利益。事實上,專責小組亦於檢討報告中表示「期望政府審慎行事,與相關的自資部門及其所屬教資會資助大學展開更多深入的商討」,教協亦對政府有同樣的期望。

4. 在課程審批方面,檢討報告指當本地自資院校皆納入同一規管制度,便一律受統一的質素保證監管機制規管(即由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進行學術評審)。但教協同時留意到專責小組主席張炳良教授於電視接受訪問時表示,教資會大學轄下的自資部門在獨立註冊後,如果取得評審局的批准,則仍然可以保留現時由

教資會大學進行質素保證的工作。教協認為現時有關的安排並不清晰,促請政府及專責小組澄清這個安排的詳情,並需要於落實前諮詢大專界。

取消院校註冊的制度

5. 專責小組建議更清晰地列出取消註冊機制所採用的程序和主要參數或準則,監管機構在檢視自資專上院校的「主要表現指標」後,可決定取消註冊發展情況遜於原來計劃的院校。教協同意需要懲處違規的院校,但以「發展情況」作決定是否取消註冊,則需要非常小心。教協同意專責小組指收生人數不應視為是否取消註冊的唯一考慮因素、不應該輕率地作出取消院校註冊的決定和需要合理寬待宏觀環境欠佳對院校造成的短期影響,但因檢討報告中只有「主要表現指標」的例子,未有完整的制度建議,令教協極度關注「主要表現指標」將包括甚麼。教協將密切留意這項建議,希望政府可盡早制定具體和公平的制度,然後再進行公眾諮詢。

6. 專責小組察悉不少自資院校和教育關注團體呼籲政府採取補救措施,「拯救」因學生人口下跌而有倒閉之虞的自資院校。教協於早前提交予專責小組的意見書中,亦有表達同樣的意見。專責小組同意一旦有院校停止運作,政府應有相關安排,減少對學生的負面影響;可惜檢討報告中未有提出具體建議,教協要求政府立即開始制定相關制策,否則有學校停止運作時,政府將欠缺應對方案,師生亦會無所適從。

促進自資院校發展的措施

7. 要自資院校順利發展,政府的支持必不可少。專責小組建議政府提供特定的開辦課程貸款及/或一筆過補助金,用作提升合資格院校的配套設施,並投入足夠的資源(包括土地、教學和學生設施)。教協歡迎這個建議,更進一步希望政府可以協助學校興建宿舍和圖書館,讓學生可以有完整的校園生活和學習配套。教協同時建議政府考慮設立制度,善用不同院校的資源。例如為自資和公營院校設立共同的跨院校借書網絡,使學生可以跨院校使用圖書館資源,支援學生的學習。

8. 專責小組的建議6中,建議政府向提供切合市場需要且在硬件投資方面開辦成本高昂的特定副學位課程的自資院校提供財政支援。教協贊同這個建議,但認為相關的支援應擴展至開辦學位課程的院校。另外,教協希望政府可以資助自資院校參加評審局的評審,以免院校需支付數十萬的評審費用。

對學生的資助

9. 在建議6中,專責小組建議擴大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對此教協表示同意,認為目前二千個資助學額並不足夠。但專責小組因社會上對副學位教育有不同意見,所以沒有建議對修讀其他副學位課程的學生提供資助,教協為此表示失望。教協認為副學位的學費不菲,對學生做成沉重負擔;即使學生就讀的課程不包括在資助計劃,政府也應該提供一定程度的免入息審查資助,否則對志向不同的同學不公平。

副學士及高級文憑的定位

10. 教協樂見專責小組接納教協的建議,重振高級文憑教育,並且容許高級文憑和副學士課程雙軌並行。教協同意專責小組對副學士及高級文憑作出更清晰的分工,副學士的資歷定位為主要準備學生升讀學士學位課程,而高級文憑資歷則為準備學生畢業後直接投身工作或升讀專業學士學位課程。這樣的分類可以令學生報讀時有更清晰的期望。教協同時重申支持政府提供誘因,鼓勵一些副學士課程轉型為高級文憑課程(特別是與專門知識及技能有關的課程),但不需要一刀切取消副學士資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