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過程回饋

上期談到有效回饋可分為任務(task)、過程(process)及自我調適(self-regulated) 回饋三個層次。

如果學習只是單一的任務,一個確實的指示式回饋已有效,例如:「第三身單數要記加S」,但亦可以把只提供簡單答案、學生只靠記憶的任務式回饋,變為理解式,例如提供十句句子讓學生找出共同錯誤或正確的用法,再整理成原則,就較只給正確答案有效得多;所以,測考後「對卷」,其實是一個提供有效回饋的好機會,而不只是看有沒有計錯分,改錯卷,或只說A答案錯,B才對,因為甚麼理由就算,而是得悉學生的表現與難點,給予理解式的回饋。其實很多教師已不斷從學生測考表現中調適教學材枓及測考方法,回饋亦即是促進學習的評估(assessment for learning or formative instructional practice),用過的回饋方法遠較我說的多和有效。

對高班或水平高的學生,又可以從老師提供的理解式回饋材料,變成互相欣賞學習的同儕回饋(peer feedback),例如幾位同學都從他們的作文中找出描寫景物的用字遣詞,有甚麼值得互學,哪一段文筆流暢,哪一篇結構嚴謹。不過這類回饋多在高水平能力的學生上較有效,而且教師要提供有意思、有步驟的導引,不能止於「計錯了,跟小組同學商量一下,再做」,同儕回饋才有效,否則又停留於低含金量的討論及學習。

學習既然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回饋的作用也就是幫助學習者向終點或目標進發,從學習的這一步,到下一步,第三步……之間的回饋就是過程回饋,那麼,這與教學步驟有甚麼分別?有!回饋或促進學習的評估,是受學生階段性的表現及成績而設計或調適下一階段的學習,也就是學生的階段表現提示(inform)教師應做甚麼,而不是刻板的跟早已安排好的教學進度、材料及步驟,或依足教科書進行教學。「每單元教學前做一次小測,理解學生學後水平、學前知識」,「把學習內容按深淺分,然後就難點再配備例子講解」,「把課業、工作紙有系的設計成由淺到深的單元,作補充及增潤學習之用」等等都是與過程回饋有關。又或者已從測考或教學過程知道學生語文水平較差,是因為「輸入」不足,所以應鼓勵他們多閱讀課外書,可惜這個是較空泛的回饋,但如果要變成從這步到那步的具體過程回饋,又確實沒時間設計,也就只寄望「好」學生聽話了。

第三層次的自我調適回饋,與「元認知」(metacognition)及自我調適學習(self-regulated learning, SRL)近似,即教師的回饋都是導引學生作自我反思、檢視在學習過程的問題,及自我尋找解決方法,是一種較高水平的師生對話(dialogue)及提點,有機會寫SRL時再詳述。

上述的說法很多教師都理解,可惜,在非常繁重的教學工作下,侃侃而談容易,實行時卻苦沒時間,尤其是這年代的學生,從尖子精英到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其學習態度及行為,問題多不勝數,我到前線進行學校改進及教師培訓多年,感同身受,不過,多一點教學專業知識,多思考甚麼才真正有效、有含金量的教與學,是專業教師的追求,在能力範圍下改善就是。

(有效教學之回饋系列之三)

(作者為教協會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