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簡史
(之十四)
重建法制:體制改革的困境(二)

究竟80年代中國在法制建設方面有哪些歷史性貢獻?根據一些重要文獻,文本內容確是在一定程度上宣示了符合普世價值的法治精神。1982年全國人大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新的黨章,玆摘數點:「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黨不是向眾發號施令的權力組織」,「從中央到基層,一切黨組織和黨員的活動都不能同國家的憲法相抵觸」。主持新黨章起草的胡喬木(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在1982年9月13日答新華社記者說:「黨是國家和人民的領導力量,但它並不淩駕于國家和人民之上,黨是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進行工作」。表面看,這些表述和30年前的董必武,和30 年後習近平的講話大同小異。

同年12月4日,通過據說是新中國最好的一部憲法,即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四部憲法(後經過四次修改)。憲法既是國家根本大法,是一切法律之源,是國家對人民的莊嚴承諾。因此,我們有理由認真地檢視憲法的承諾是否兌現。

經過30年的政治動亂,1982憲法的亮點是頒布了頗詳盡的基本人權保障條文。憲法第二章是有關公民權利保障,包括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國家尊重及保障人權、公民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宗教自由等(第36(4)條規定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支配)。同時憲法亦包括公民人身不受侵犯、不受非法逮捕、拘禁及搜查等。此外,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侮辱,公民住宅不能被非法侵犯及搜查、私人通信受到保護、公民有權表達意見及提出批評,包括申訴和檢舉違法行為,不得受到打擊報復。憲法又規定公民權若受到侵害有權提出索償。公民有工作的權利和義務、休息權、年老及殘疾者獲得物資幫助權、接受教育的權利和義務、科研和文藝創作權。國家保護婦女的權利,還有婚姻、母親和孩子權利。父母有養育孩子的責任,成年孩子亦有供養父母的責任。憲法禁止破壞婚姻自由、虐待年老者、婦女及兒童。

除了基本人權保障,1982憲法亦確立法院的建立。前文提過,文革後期,各地已開始緩慢地恢復法院制度。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正式確定重建法制的目標。自1954憲法後,中國終於再一次以憲法形式確立司法體系及制度。1982憲法第123 至128條確定最高人民法院及地方各級法院和軍事法院的建立。重要原則是「人民法院審理案件,除法律規定的特殊情況,一律公開,被告人有權獲得辯護」(第125條)、「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干涉」(第126條)。筆者不曉得「行政機關」是否可理解為包括共產黨,只知道過去30年,司法獨立的討論在中國一直是禁區。但第128條也許已給我們答案:「最高人民法院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負責。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對產生它的國家權力機關負責」。

憲法未有明言的,是現實中地方各級人民法院的經費皆來自地方政府的經常開支。法院作為國家行政體制的一部分,不止要對產生它的權力機關(即地方人大)負責,在財政上還依附地方行政機關,只能接受地方政府支配。 法官的職級在國家公務員編制中只是一般「幹部」。在「官本位」的中國現實中,法院或法官未能獨立地發揮執行司法公義的功能,原因也在此。

(作者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