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師工會訪港交流

本報記者

625p3_pic02
本月初,來自台灣的「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一行17人蒞臨教協會,進行了為期四天的會事訪問,雙方就工會事務、福利事務及教育專業的問題展開交流。兩地教育界的困難與挑戰各有不同,但也不乏共通之處:教育改革雷厲風行,加諸教師的責任與規管不斷增加;學童人口下降帶來縮班殺校威脅,教師職業的穩定性不再;以成本效益凌駕教育理念的官僚習性,配合教育市場化的大潮,意圖壓抑工會力量……這都是似曾相識的經驗,可以互相借鏡。我們盼望類似的交流在將來能夠持續。

過去,台灣教師長期被禁止組織工會(只有「教師會」),直到2011年修正的「新勞動三法」(《工會法》、《團體協約法》和《勞資爭議處理法》)實施,才有正式的教師工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亦於同年成立。教師作為勞工也受到法規上的保障。根據《團體協約法》,教師工會可以透過集體協商和政府談判,只要符合一定的條件,政府就不能迴避。如雙方無法達成共識,則可以根據《勞資爭議處理法》尋求仲裁解決。此外,工會理事可以向學校申請「會務假」,辦理工會事務。香港暫時無法相比,由於缺乏法律的支撐,遇上當局敷衍塞責時,往往舉步為艱。

我們特別向台灣朋友詢問教師工作量的問題,在此向同工扼要介紹。

625p3_pic01每周800分鐘授課基準

教師工作量可以從教節與工時兩方面來探究。在教節方面,台灣各縣市均有訂立準則,以每周800分鐘為基準,換算成節數大約是小學每周20節(每節40分鐘)、初中18節(每節45分鐘)、高 中16節(每節50分鐘)左右。部分比較吃力的科目(如語文科), 以及擔任「導師」(相當於班主任)的節數會再相應減少。對比沒有任何規範的香港,無疑比較合理。據教協會早前收集的教師授課時間表,每周30節以上甚為普遍,有通識老師甚至每周任教32節,達1,280分鐘。透過改善教師編制和班師比例,訂立合理的教學節數,是我們爭取的方向。

「工時制」與「責任制」的爭論

工時的問題則較為複雜。台灣教師工時在法律上並未有統一的規範,各縣市政府有訂定教師留校服務時間,原則上都是每周五天、每天八小時,但實際上難以落實。授課以外的工作不斷增加,以致留校時間越來越長,假日出勤、在家備課和批改課業相當普遍。面對日益沉重的工作量,有人提出應制訂合理的工時上限(即「工時制」),但引起了很大爭論,基層教師內部也未有共識。有強烈的意見認為,教師工作應是「責任制」的,以完成責任為首要,工時難以定義,八小時的「工時制」會傷害教師專業角色和形象。但也有老師認為,每天八小時工作有法理依據,應按此來保護教師的權利,政府或學校不能用一句「一切為學生好」就掩蓋了制度上的缺陷和不公,無止境的要老師犧牲,令老師陷入「上班工時制,下班責任制」的窘境。我們相信,他日香港討論「標準工時」立法時,在教師行業也會出現類似的爭議。

台灣同工指出,教師容易受到「污名化」,當爭取合理權益、要求改善教學環境時,有混淆視聽者會指斥教師罔顧學生利益,藉此打擊工會發展。我們深信,保障教師的合理權益,同時也是讓學生獲得更佳的學習條件,兩者相輔相成。如何爭取公眾的認同與支持,則有賴同工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