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漢光:參加佔中運動,會「被人利用」?

佔中,是要求特首由真正的普選產生,為了終止專制的制度、長治久安。本是眾人的事,但較少參與政治行動的同工,總或會有點「被人利用」的憂慮。這可以理解,因為中國和香港近現代政治運動中,誤信美麗的口號而「被人利用」,實在太多了。

不過,今次有點不同。以往,都是魅力領袖提出完整計劃,作好部署,振臂一呼,群眾百諾,浩浩蕩蕩,投入抗爭。今次,沒有傳統意義的領袖,只有一輪又一輪的「商討日」,由群眾平等地打造計劃、一起部署細節,連目標也由商討日去訂定;一切以大多數人的共識為依歸;戴、朱、陳「佔中三子」,不外是漫長的商討過程的總「促導員」。這不同「領袖須多數支持」的民主1.0,而是參與式的民主,或可稱為民主2.0,「被人利用」的機會大減。

我做過四個不同團體「商討日(二)」的小組促導員,人人充份參與、暢所欲言、聚共識,不在話下。可是,多達三次都有組員提出,佔中的組織鬆散,要加強大中小層級的領導,才可成事。其實何止組員,我聽過好幾位對群眾運動具豐富經驗的人物都認為必須定出正確的綱領,大力動員群眾,才能成事;而戴耀廷那套商討機制行不通,至少事倍功半。我認為,這都是我們被民主1.0的經驗所羈絆,未能深思民主2.0的境界所致。

我呼籲曾想過參加但最終沒能參加10月14日的教協商討日(二)的同工,可稍放心,選擇投入這場佔中運動,要求中共落實他們答允的2017年普選。有條件到時參加公民抗命的,固然歡迎;不堵路、純支持、做後勤、搞籌款、做事前工作的,我們都極度缺人,你參加商討日,就是支持的第一步。何況,假如支持者勁多,事前工作做得超好,令中共允許不同政見者可以提名為特首候選人的話,根本就不會佔領中環;佔中事前的工作,反而比佔中本身更重要,甚至可能是唯一的工作。這怎能沒有你呢?

所以,明年春天商討日(三),你一定要來。其實,你仍可參加教協商討日(二)的,只要來郵[email protected]示意,每湊夠12人,教協就可以舉辦一次。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