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潤儀:愛寵媽媽

在仍未有鐘點姐姐幫忙前,五隻犬子的清潔梳洗全由我一手包辦。平日總是天黑才能回家,實在沒體力幫她們梳洗吹毛,一切只可待周末才處理。我是懶人,基本上不會做非必要的事;我總待犬子體味「濃郁」時,我才忍不住出手。而每次出手,總得花上最少三至四個小時;每次總像搬著五袋十公斤的米,來回走百多級樓梯般累。

現在,鐘點姐姐是我和犬子的救星。我們沒太多家務,但鐘點姐姐每星期會來三次,其實是當「狗保母」:帶她們出外散步,和她們嬉戲,為她們梳洗。

近日母親因病已住院一段時間,她很想洗頭,但身體狀況不容她自己處理,而她亦不肯讓職員幫她。她曾想醫生讓她外出光顧髮型屋,當然,我們極力反對,因恐她再被細菌感染。於是,我便提議由我幫她。

這是我第一次替母親洗頭。揉著她稀薄的棕髮,手中沾滿褪掉的染髮劑。過程總算順利,當吹頭時,她還打趣說我做得不錯,要給我小費!

兒時,我們都是父母的寵兒,他們為我們付出一切;我們長大後,又會否把父母視為我們的寵兒?抑或是我們各有所忙,就像對待寵物般,把關顧的工作都假手於人了。

(作者為教協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