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成:有效回饋的三個層次

(作者為教協監事)

上期開始談有效回饋,並列出14項回饋方式,讓讀者試作分類,第一類是讚賞、獎勵式的回饋,教師常常會做,其效用性要視乎獎勵的對象,一般來說,年紀小的學生較受用,但當獎賞式的回饋已經不能調動學生的學習動機時,就不應機械式的實行獎勵制度,有時在觀課時,看老師不斷在黑板一角忙於為各組學生加分減分,而不花時間於真正有效的學習活動,真是有點不明所以。從動機理論來說,大家都知道外在動機並不持久,學習的持續性要視教師能否調動學生的積極性,把外在誘因轉化為愛上學科、愛上學習的內在動機。

嚴格來說,讚賞是否回饋或有效回饋仍要商榷,視如何定義回饋。我慣了無論黑貓白貓,只要有用有效,學生受益的就是好策略的思維,也不在定義上糾纏。

教育心理學上,讚人不及讚工作或任務(task)有效,甚麼是讚任務?「你這篇文章寫得好,文筆流暢,有75分」,這個讚任務式的回饋會令學生感覺良好,下一篇文章會更努力寫好,但他/她不知道下一篇文章文筆會不會更流暢,除非老師在學生的文章上微批細改,用更流暢的文筆作示範,學生又樂意摹仿細嚼,這個任務式回饋才有效。因此,一個分數或評語的回饋只令學生有訊息(information),但卻未有改善的指示(instruction)。

回饋可分為三個層次:

(一) 任務回饋(task feedback):上例就是這種,是說明學生在任務上的表現(performance)如何,再進一步指示如何改善其表現。「射得太高了,射球要直和勁,腳面要踢中球的正中,用力壓下」的例子就是很有效的任務回饋,有在表現上提供訊息(太高),有正確的指示(壓下),只待學習者多加練習,就有改善。不過,這是一個單一任務的回饋,指示也可以較簡單清晰,但學習學科內容或能力,卻較複雜而要持續,例如在學習英文時串錯字,可以幫忙改錯,學文法的「現在式」時可以簡單的提第三身單數加”s”的原則,但再複雜的學習時,單靠任務回饋就不足了。

(二) 過程回饋(process feedback):在進行持續、有層遞階段性的學習時,就需要在學習過程中提供策略讓學生發現錯誤(detect errors),從中學習,並能從回饋提示中尋找訊息,及從各種資料中理出關係和脈胳。上一期的例子中,「把課業、工作紙有系统的設計成由淺到深的單元,作補充及增潤學習之用」、「就同學在讀、寫、說、聽能力上的共同錯誤作分析,再加以針對性的持續練習」及「在學生分組討論後總結,展示如何運用概念框架」都是屬於這個層次。

(三) 自我調適回饋(self-regulate feedback):這是指提供的回饋,能令學習者控制(monitor)、指向(direct)及調適(regulate)自己的學習,達至學習目標。例如老師說:「我很高興你在理解閱讀的學習中,遇到不明白的詞彙時,你從頭多讀幾遍該句,這樣做,有沒有幫助你加深理解?如沒有,你會否嘗試其他的方法呢?當你能理解該詞彙時,可否告訴我你如何解決這個難題及為甚麼你懂得這樣做。」

因篇幅關係,下期再就過程及自我調適回饋詳加解說。
(有效教學之回饋系列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