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景樂:隔鄰學校的鐘聲

這是一個班主任的故事,也是一堂活生生的通識課。

話說隔鄰學校今年換了鐘聲,是悅耳的聖詩,可是其聲浪之大,就算身處三四百米外課室中的老師,也不得不停下來,教學因此被打斷了。

我跟學生算過,那鐘聲一小時響兩次,學生學習時間每天約為七小時,按教育局規定一年總共有至少一百九十日上課天,中四同學還有約五百日上學天。如此算來,高中學生還要忍受多七千次的鐘聲!

「仲有七千次,點算?」我問。

「一於去砸壞他們的鐘!」有位個子高大的學生大聲喝道,全班大笑起來。

「你砸爛他們的鐘,他們可以報警,況且砸爛一個,他們還可以買回一個的。」我答道。

「我們可以在那學校前面示威。」另一位同學提議。

「不是不可能,但是有沒有想過何時示威?無論返學放學時段都會影響家長接送學童的,那學校對出的行人路狹窄,車路交通又頻繁,可能會產生危險。有沒有其他方法呢?」我回應。

「咁,不如算吧啦⋯⋯」有位一向成績不大好的同學有神沒氣地說著。

「七千次都忍?是否你過去十五年的教育就是要你聽話呢?」

「我們都知道當今香港社會上彌漫不少怨氣,好像處處都充滿仇恨。說要據理力爭,好像要打擂台似的。但若果鐘聲噪音問題實在嚴重,而撫心自問,要求有寧靜的環境學習是有道理的,按此理反映意見又有何問題呢?而如何爭取就要符合『和理非』,即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而且更要有理有節,層層遞進才好」(當然我也期望同學會挑戰「和理非」的合理性的!)

於是同學們自發草擬了信件,然後具名聯署,委派了一位本來是那間學校的舊生,放學後親手把信件交給了對方的校務處。

過了幾天,那學校把對著我校的揚聲器的音量調低了,噪音問題大大改善,同學也可專心上堂了。

及後,我跟學生回顧,這實在是一堂活生生的通識課。身處多元複雜的社會,作為個人不但要好好裝備自己,預備投身社會;同時,碰到問題時,尤其是制度上的,更不應迴避甘當順民,學懂有理有節地爭取,努力解決問題,從而推動社會進步,才能達至真正的和諧。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