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漢光:民主程序和廣泛代表性

看甚麼電視台,都要先篩選,才給香港市民自由選擇。可見強硬專制派的本性。答應了2017年給普選,他們也將先篩選,才給香港市民自由選擇。

先篩選才給市民「普選」,是基本法字裏行間的密碼。先考考你,基本法45條規定普選的特首是:
A.「經民主程序組成的提名委員會按廣泛代表性提名後普選產生」,還是,
B.「由一個具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
(請先選,才看本頁右下角的答案。)

解碼:可見,他們一早就準備好,提名委員會可以不按民主程序組成;而候選人可以不具廣泛代表性,即,「不同政見人士」即使能代表廣泛市民,也可以不給「入閘」。明明委任,都叫普選,語言偽術,莫過於此。

他們的總策略是,千幾人的提名委員會,先以廣泛代表性的借口去制定不民主的小圈子選舉(一如2012年提名唐、梁、何的選舉委員會)。保證操控了當中七八成之後,才開始講民主程序。這就是關鍵位。

這個所謂民主程序,正是他們主要的篩選機制,亦叫「機構提名」:最先的十個八個「參選人」,可以很寬鬆。然後規定每個提名委員投選四名(少於四名也算無效的廢票)。終於最多票的四人,才成為真正的特首候選人,給全體市民「普選」。由於七八成提名委員已被操控,集中投選北京指定的四五人,於是四個候選人就包保沒有「不同政見人士」了。這是普選最大的危險。

我認為,爭取真普選,乃至佔中,都應該針對這個「機構提名」的專制本質。我們應該要求,提名委員會須參照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現行的辦法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這個辦法就是「不少於一百五十名的選舉委員可聯合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每名委員只可提出一名候選人」。換言之,候選人要有廣泛代表性,提名辦法不可倒退。這是不那麼強硬的專制派尚可能接受的方案,令「政府提出,立法會三分二通過」的必須程序成為可能。太進取,只會導致沒有普選,向群眾負勝利之責者所不為。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