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慧媚:政府短視無承擔 幼兒教育甚艱難

近月發生的北區幼稚園學額緊張事件,導致業界和家長多番向教育局爭取對話、集會上街等。雖然表面上只是北區的問題,但實在這是未來全港幼稚園的學位問題。

火種越燒越烈,於是局方提出六招,希望可以撲火,但業界同工反映在實際推行時,存有一定困難。例如無限派表,對幼教同工來說實在是很大的工作量,因為要將原本準備教學工作的時間,改為處理行政及面試工作。很多家長又因恐怕無學位,故不只報讀一間,甚至多至十多間。不少家長便要帶同幼小的孩子,東奔西跑找學位。

然而,局方只將責任推給幼稚園解決,完全未見實質的支援配套,還聲稱希望校方自行識別原區家庭、安排無限上網派表、用一筆過撥款作增聘人手等。

作為業界一份子,我們是教學工作者,不是警察,不是資訊技術人員。再者一筆過撥款是基於學券計劃下,政府承諾給予業界作為教師培訓或維修等項目的支援。如今局方竟聲稱可將有關資源作為增加人手,來處理收生工作,我們幼教老師本來已經非常緊絀的資源,豈不是又要被削減?

以上種種問題,不能單靠業界同工便可以輕易解決,政府必須確切作出承擔及協助。

2015-16學年,幼教界將面對更嚴竣的情況,但局方聲稱只是過渡性質,那麼又是想將問題交給業界自行解決嗎?

一個短視而無規劃的政府,實在是苦了家長、苦了孩子,也苦了我們一班幼教同工。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