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德賢:讀「枉為人師」後感

最近讀鄧潔雯與何靖堯合著的「枉為人師」散文結集,暢快過癮,藉得教界同工一讀。

與兩位共事原來不覺也有十年,但平日在校各有各忙甚少接觸,偶在社會運動集會會遇見鄧潔雯,也少交流,反從文章才更深入認識他們,不可謂不諷刺。

全書三十多篇文章,分為兩部份。第一部份將教師放在社會政治脈絡,揭露箇中對社會不公不義的犬儒與麻木;第一部份聚焦學校與課堂,搜羅騎呢教師的所作所為。難能可貴的是兩位教師能卸下包袱,將一些教育界光怪陸離的現象;毫不留情大加鞭撻,說到肉緊處,更毫不掩飾爆粗直斥其非。

鄧何筆下的麻甩男教師,說話聲線提高八度,對女同事佔盡便宜。港男教師又過份討好學生、身子孱弱,欺凌學生和毫無風度,還有詞窮的風騷女教師和恃勢凌人的女Miss。幾類教師品種,經鄧何點醒,又好像充斥周圍。

初讀此書固然過癮,但之後卻越讀越心寒,因箇中所講的教師陋習與醜態,有些直點自己的死穴,我甚至懷疑,有幾章含沙射影所講的負面教師,其實就是我自己。學生讀此書當然更好玩,因為可以對號入座,找出自己的老師。

筆者現金向作者買書,以示支持,還額外獲贈一樽鹽,寓意教師尊嚴,現放在檯頭,時刻提醒自己為人師要明善與誠身。讀此書如照鏡,真誠面對自己。同工共勉。

(作者為教協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