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翁巧香校長
談幼稚園不能加學費的困境

本報記者

623p1b_pic03

上月多份報章報道,部分幼稚園雜費昂貴,有些幾近半張學券的面值,帶來家長沉重的負擔。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也探討有關問題,其報告指出,若「學費上限或學券面值,未能上調以應付租金並將薪酬訂於可吸引和挽留優秀員工的水平」時,會出現幾種情況,包括收取更高或更多種類的雜費。本會幼教發言人翁巧香校長認同這說法,但補充還有一項報告未提及的因素,正令不少幼稚園同樣陷入營運困境,或需以雜費補足。

翁校長分析,目前的確有些幼稚園因學費已達上限,但課本、作業等費用昂貴,例如美勞材料成本近年升幅高達兩成,又或有學校購入外國教材或電子教材套,導致營運成本上漲,因而需要透過收取雜費,補貼日常開支。不過,也有不少校長向她反映,即使學費未達上限,但因教育局審批加學費申請的準則有問題,也令他們營運出現困難。

容許合理儲備 應付緊急開支

「有幼稚園校監和校長不滿,自學券推行後,申請增加學費每每遭到局方留難,多以學校有累積儲蓄,或在過去年度有財政盈餘為理由,削減甚至否決幼稚園加學費的申請」。翁校長批評,教育局固然有責任防止學校濫加學費,但問題是,局方也應讓學校保留合理的儲備,以應付不時之需。

她舉例說,樓宇定期檢驗和保養,一些如「爆渠」等的緊急維修,費用都不菲;還有近年不時爆發的傳染病,幼稚園是幼兒集中的地方,往往首當其衝,且未說當年沙士爆發,不少幼稚園因收不到學費而陷入困境,學校遇傳染病也要資源額外加強衛生清潔。再說,幼稚園以聘任女性為主,教職員分娩假的額外開支,比其他行業相對較多,校方還要預留員工的長期服務金,甚至一旦結束所需的遣散費等。因此,翁校長認為,應容許幼稚園儲備相當於兩個月的支出金額,是合理和健康的,但教育局現常以此否決學校加費的申請。

623p1b_pic04教師薪酬 vs 家長負擔

翁校長不諱言,受學券資助的都是非牟利機構,「在成本不斷上漲的情況下,幼稚園想方設法減少營運成本,既要維持質素,還可累積合理儲備,應該值得鼓勵,但加費標準的不合理,甚至官僚行事方法的僵化,反令人有懲罰良好辦學者的感覺。」據一些幼稚園反映,因未能增加學費帶來困境,每每讓學校改善設施及人手,以提高教學質素的計劃也不能展開。

事實上,現學券面值和學費上限,只按通脹調整,當中教師薪金按資歷提升的部分,已不在學券的考慮之列。在其他如租金及教材成本都增加的情況下,學校若不能增加學費以彌補此等額外支出,幼師待遇莫說按資歷調升,隨時連通脹也追不上。「她們努力進修,但政策上卻不受重視,怎不教她們氣餒!」

提供額外津貼 紓緩加費壓力

當然我們也擔心,學費調升或雜費高昂,對家長會造成重大負擔。但教師待遇與家長負擔,為何出現對立的局面?歸根究柢,是學券以市場機制取締幼師薪級表所衍生的惡果。所以,翁校長認為,當局應檢視審批加學費的準則,更應盡快推出中短期的紓緩措施,包括為教師薪酬及全日制幼稚園提供額外津貼,暫時紓緩幼稚園加學費和雜費的壓力,但更關鍵的是,盡快落實15年免費教育,加強政府對幼兒教育的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