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漢森:教協要調整組織結構

作者為教協理事

剛入行教書,便被張文光游說加入了教協,三十多年來,與教協一起成長和奮鬥。年輕時也曾參與過其他團體,但教協是其中最有理想、最清廉、最富活力、最多衝擊和學習模範的地方,它擴闊我的眼界,並且提供廣闊的活動平台,讓我學習和磨煉。三十多年來,司徒先生那三點簡單而精煉的理事守則──搵著數行遠、不得混入私貨、做個好老師──至今仍銘記於心。

我曾經說「教協是異數」,意思是:它不是自然產生的,而是因緣際會,由司徒華先生領導的團隊,克服重重困難,在急風大雨中創立和壯大的。它的生存和發展,不是靠財團和政團等勢力,而是靠團隊成員的智慧和努力,和教師會員的支持。觀乎世界其他教師工會,仍難找到像教協一樣對教育界和所在社會的事務影響力如此大的組織。

教協初創,會員人數不足一萬,以官津校中小學教師為主體;四十年後會員人數暴增至九萬多,會員遍及大中小幼特及教育局。樹大好遮陰,但大船轉彎慢;組織龐大有好處,也有弱點。怎樣全面照顧不同局部的利益?如果不同局部利益間有衝突,例如超額教師與準教師同時爭取教席時,教協便陷於兩難處境了。教協創會時只有一兩位職員,如今逾二百人,職員培訓和管理便成為重要工作。理事和監事都是義工,有正職,只能工餘參與工作,但會務膨脹至有四個會所之後,原有的組織和管理方式便難以應付龐大的工作量了。

教協需要有組織結構的調整,才能夠應付新環境的要求。司徒華先生是強人,但前期都受過不少衝擊;張文光能夠延續強而有力的領導,亦經常受到內外不同政見者的挑戰。一個組織要穩定發展,不能期盼不斷出現「強人」,我們要調整組織結構的,讓一個廉潔、有理想、有能力、有承擔的「常人」也能夠出任領導,才是長久之計。堅持教協的核心價值,適應新環境調整,持經達變,能變則通;我願意守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