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洪:教育亂局

作者為教協理事

我73年出來教書,現已退休,於茲四十年矣;從未見教育界好像今天這般亂七八糟。

幼稚園收生排隊、父母為了一個學位,霸位通宵輪候,難為了父母;是怕輸在起跑線嗎?又或是一位難求?教局出來澄清:其實是有足夠學位的!如何解讀呢?究其因,每個學位不等價嘛!而且,父母看見跨境學童坐上幾小時的校車上小一,此情此景,真是情何以堪!如果,梁振英實踐競選承諾,實行十五年免費教育,公費辦幼兒教育,把參差不齊的狀況收窄,或在新界北多開幼稚園,問題解決了一大半!

中、小學的問題在於分化,教師分為編制內和編制外二大類,不因為學歷,年青的教育學系畢業生難覓教席,找到一份教學助理(TA),或者一份一年合約教師工作,已屬幸運,一些合約教師,年年轉工,學年結束,便要望天打卦,冀求好運。

政府也努力把分化擴大,以多元化為名,容許一些學校(大部分為名校)轉為直資,收取高昂的雜費,完全把清貧學子排拒門外(設立清貧獎學金實際上不起作用)。通過努力讀書改變命運之途已經大幅收窄。

政府又以校本管理為名,實行法團校董會(IMC)政策,把大部分管理學校的權力下放給IMC,校董會權力極大(教局一直解釋法團校董會有各類代表),成為沒有監控和權力制衡的獨立王國;但實際在權力運作上,大部分法團校董是由非教育專業人士出任,不但非專業,而且是義工和兼職身份,基本不掌握有關知識及不懂得實際的校務運作;怎辦?唯一的辦法,是把權力賦權給校長,最後是校長權力一人獨大。當然,這不是校長的錯,是政府設計的制度一手造成的。

分化的結果,是教育界怒氣和怨氣沖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