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簡史 之十二
重建法制:1982憲法(二)

作者為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

中國人民大學高放教授曾一針見血指出:所有社會主義國家總的問題在於政治體制。他歸納蘇聯政治體制最主要的弊病而最終導致政權瓦解的十項體制:個人集權制、職務終身制、指定接班制、一黨專政制、以黨代政制、等級授職制、官員特權制、控制選舉制、消滅異己制及監控群眾制。1

筆者嘗試補充一制:法律邊緣化制

高放教授指出,上述首三制是斯大林搞出來的,令社會主義體制帶有濃厚封建君主專制色彩。論到控制選舉制,原來蘇聯早有選舉制度:前文述及前蘇聯第一部1936憲法,居然還規定了「普遍、直接、平等、秘密投票」四個原則!只是現實上選舉受到嚴密監控,候選人由黨內定,因此選舉沒有差額、也沒有競爭而已。至於一黨專政、幹部官員特權、監控人民群眾,消滅異己等,早已不是陌生的現實。以上的政治體制現實,不正是中共政治的母體?(得承認上述首二項體制近年在中國被修正了)

1982憲法後的80年代,國家法律制度的建立徐徐展開。各地逐步建立法院及司法人員隊伍。在長達30年毀滅性的政治運動後,具資格能力的司法人員(即法官)沒餘下多少,加上教育出現嚴重斷層,法律人才青黃不接,司法人員的組成便馬上面對質量皆缺的困難。當時審判人員不少來自解放軍,或調職的公安系統人員等,據筆者了解,甚至有原法院普通行政人員升任審判員。因此改革開放初期,司法系統大部分是由這些不具法律專業背景的幹部或前軍方人員拉雜組成。

80年代中國的法律理念基本上離不開法律是執政黨的工具:法院是政府部門,由政府支配;法官是政法系統人員,服從黨的絕對領導;80年代恢復過來的律師行業稱為國家法律工作人員,同樣也要接受組織領導。

改革開放的頭十年,政治改革曾一度有望邁出兩步,但不幸最後皆半途止步、後退,繼而於「六四」後大步倒退。第一次原可大步前進的機會是1978年中央工作會議及三中全會決議,加上1980年8月18日鄧小平關於政治體制改革的談話,都明確講出政治改革的目標和重點。1982年十二大,中共黨內以元老為代表的保守派卻把一些頗具進步意義的改革建議(例如包括規定領導幹部的任期和年齡等)否決。對於社會上有關民主及自由的討論,前文已提過的北京西單民主牆被取締,和保守派一度發動的反自由化政治運動等,都挫折了政治體制改革的推展。1986年因經濟迅速發展但政治體制改革滯後致貪污腐敗加劇,引發民眾不滿而爆發北京學生抗議浪潮,於是中共黨內保守派以「自由化」罪名扳倒充滿改革理想的黨總書記胡耀邦。胡的下台預示改革前路更為黯淡。

本來1987年後中國仍有些許機會進行政制改革。當年十三大報告第7部分專門講政治體制改革。當中重要的論述包括實行黨政分開、政府各部委取消黨組、讓國家機關的黨委成為監督機構等,這些建議若實現的話,肯定有助改革邁進一大步。可惜不久爆發「六四」事件,中國政府從此再沒對政治體制進行認真改革的勇氣和意志。


1《走向憲政》蔡定劍、王占陽主編 法律出版社 47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