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速制訂合理教節 改善學校教師編制

本報記者

本港教師工作超負荷,已為教育發展帶來嚴重的樽頸,主因是政府多年來沒有正視教育界的呼籲,擴大常額教師編制、改善班師比例,從而減少教師教節。教育局資料顯示,本港教師每週平均授課26節,若扣除副校長、主任等職級,只計算一般前線教師,數字會更高,但目前這數字已遠超歐美,也是兩岸四地華人社會之冠(見圖表)。

本港教師教節之多 冠絕兩岸四地

本港教師有三多:教節多、班額多、雜務多。教學節數多,相應備課及批改的工作量便更多,「空堂」會更少;教師也會兼教多於一個甚至三四個學科,高中教師也不例外。而課堂以外,教師還要承受大量行政和非教學任務:財務管理、招標、自評、外評、帶遊學團等等,本會曾作調查,教師每人平均負責多達80項工作!教師因而要大量加班,影響教學質量,也扼殺教師關顧和輔導學生的空間。

新學制推行,政府在不增加整體教育資源下,提出種種理想化的要求,例如多科同時進行繁多的校本評核、要求教師處理更多的學習差異等,令壓力煲進一步升溫。新學制又改變班師比例的計算方法,令不少分組教學較多的學校,編制人手不加反減,要以5年過渡期吸納過剩教師。至於學校需要的恆常人手,當局極其量提供臨時性的現金津貼或設立基金,讓學校聘請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但津貼在新高中開展僅數年已相繼取消,通識教育科課程支援津貼便是一例。至於基金,學校要透過繁瑣的申請手續,才能補足恆常需要的人手,既令學校行政工作大增,資源亦不穩定,正如語文基金今年增撥50億元種子基金的同時,卻終止「提升英語水平計劃」(EES)和「優化提升英語水平計劃」(REES),涉及四百多名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隨時不獲續約,令中學失去大批支援人手。

教育面臨生態大災難

可以說,教育改革得以推行,現時教學得以正常運作,都是依靠教師長期加班、犧牲休息和家庭生活而來,致令教師患上情緒病的比率偏高。教育界一直強烈要求,改善本港的班師比例,擴展常額編制,因學校人手長期不足,會直接影響教師授課節數,及分組教學的編排。可是,中一人口下降,政府卻主力以減班和縮班去應對問題,於是未來數年將有數百間中學要凍結教師編制,即使有教師自然流失,也只能由校內超額教師填補。可以預期,中學未來至少6年都難有教席空缺,加上通識及語文基金津貼等陸續停止,如學校沒有額外資源,預計為數近千的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將不獲續約而回流市場,而其他現職合約教師或教學助理也只能繼續朝不保夕,新教師要入職就更難上加難。長此下去,教師專業將面臨嚴重斷層、青黃不接的生態大災難。

合力爭取:短期延續津貼 長期改善編制

今年,教育局進行的新高中檢討,仍然迴避至為關鍵的資源及人手問題,反映政府缺乏長遠規劃與承擔。我們認為,政府財政能力健全、教師供應充裕,短期必須延續發放津貼,包括通識科支援津貼及語文基金兩個提升英語水平的計劃等,以分擔教師工作;長期則應從速改善班師比例,建議初中改善至1:2.0、高中至1:2.3,以每周任教30節的教師計算,約可減4至5個教節,每校可增15-18%人手;小學建議改善至1:1.8,以每周任教30節的教師計算,約可減5個教節,每校可增約20%人手分擔工作。

爭取改善班師比例、減少教學節數,是本會重點的爭取工作。本會於5月29日召開記者會指出問題,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也要求於6月22日召開教育事務委員會聽證會,不少校長、教師及團體已報名發言,共同爭取合理的教師編制,減輕教師工作壓力,重建教育健康的生態發展。(詳見立法會網頁:教育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議程)2013年6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