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教顧服務資源不足 全日制幼兒學校雪上加霜

(作者為立法會議員)

編按:立法會本月初討論「積極推動家庭友善政策」議案,本會立法會代表葉建源的關注集中於為雙職父母提供更多照顧子女的支援服務,讓他們的子女在課後獲得適當照顧。以下是他發言的輯錄。

現時,幼兒教育普遍的一個概念是「教育照顧」(edu-care),特別是幼兒學校,既承擔教育責任,也履行照顧服務。因此,他們除正規教育外,還兼任托管服務。托管服務主要分為兩種:第一種,是社會福利署資助幼兒學校,提供若干日間暫托名額;第二種是延長時間服務,將幼兒學校服務延長至晚上6時至8時,或提早開放,以方便雙職家長工作。

教育照顧同一政府政策各異

無論是第一或第二種的托管方式,都是支援家庭的重要一環,是一項預防性工作,需要政府的完善政策及人力資源等軟件的配合。可是,政府「教育照顧」的政策「分崩離析」,幼兒三歲以下歸勞工福利局,三歲以上跟教育局,同一政府,政策各異,只視乎幼兒的年歲!政府對幼兒教育的投資本已少得可憐,免費幼兒教育直到今天仍然是空中樓閣,加上沒有幼師薪級表,已導致流失率和流動率非常嚴重,而現時大部分學校,都要由幼師輪流負責延長時間服務,令全日制幼兒學校招聘更加困難。

幼兒暫托服務和延長時間服務是常設的安全網,社會福利署將使用率訂在百分之八十,雖然業界堅決反對,但當局以使用率不足為名,削減學校資源和名額,令幼兒學校雪上加霜,對支援雙職家庭也是倒行逆施!現時,社署對經濟有困難的父母,才會依審批指引,讓家長按家庭入息申請減免幼兒暫托服務費。而過程中,政府並非以家庭友善角度去訂立幼兒托管及暫托服務,而是以僵化的政策,再配合苛刻的行政安排去處理幼兒服務,於是,每有幼兒因為缺乏適當托管而發生意外時,政府才以個案形式去「補鑊」,但社會已付出沉重代價。

暫托名額未能配合地區不同的需求

當局只是將附設於幼兒學校和幼兒中心的暫托服務名額,作為地區的安全網,而非解決幼兒暫托需要的主力服務,因而服務供應和地區幼兒托管的需求並不配合,有時求過於供,但也有使用率不足的情況。事實上,在社署一筆過撥款政策下,志願機構和學校得到的資源有限,部分非牟利組職更是以自負盈虧方式開辦幼兒托管服務,即使只收回成本,對一些低收入家庭仍會造成經濟困難。但由於這些志願和非牟利組職並非政府資助單位,即使欲申請「關愛基金」等資助也困難重重。政府如能對此等以自負盈虧方式營辦幼兒托管服務的非牟利組織施以援手,便可增加地區上非牟利幼兒托管服務的供應量,紓緩低收入家庭托管幼兒的經濟負擔。

最後,就使用率不足的問題,我建議首要不是一成不變地訂立使用率的標準,而是彈性地視乎情況需要。當局也應增加地區宣傳,尤其透過傳媒,這有助提高服務的使用率;也可考慮向家長提供優惠收費,例如參加一個月服務,周六可免費等,進一步加強支援家庭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