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華:從微調「一條龍」政策看公平教育

(作者為教協會長)

中小學「一條龍」辦學模式實行超過十年,政府早前建議作政策「微調」,引起不少關注。「一條龍」的理念基礎,原是透過小學和中學結龍,中學全數錄取結龍小學的畢業生,為學生提供穩定的學習環境、連貫的學習經歷,但在香港的教育現實下,只有一定收生吸引力的學校,才能有結龍的條件。

因為「一條龍」學校之中,不少是深受家長心儀的學校,任何涉及收生的修訂容易觸動神經。然而,我們認為討論焦點不應只集中在個別學校的收生問題,還須把政策放在整體教育環境中審視,而微調政策也應體現公平教育的一面。

教育局的「微調」措施多達十三項,篇幅所限,本文只集中討論幾項主要建議,包括容許「一條龍」小學將成績欠佳的小六學生留班(按照現行規定,學生不可於小六留班),假若情況仍未如理想,連繫中學有權不接納該學生升讀中一,又建議增加「一條龍」學校收取外生的自主權;此外,考慮到「一條龍」學校的教師在處理學生差異擴大方面的困難,也會提供額外資源及支援,讓學校更能貫徹一條龍的辦學理念。

小六留班惹起爭議

首兩項的技術修訂,主要從校方的收生自主權著眼,多於有堅實的教育理念支撐。容許小六生留班,緣於有意見認為學生會因為保證能直升中學而缺乏動力,於是以留級作為鞭策學習的工具。

然而,留級的效用頗受爭議,它是一種「懲罰」手段而非教育的方法,對學生也可能有負面影響,除了時間耗損外,還有自我形象的打擊等等。而容許學校拒收不達要求的小六畢業生,「不放棄任何一個學生」的理念亦宣告妥協。

再減統一派位名額

另一方面,當局建議增加自行收生比例,讓「一條龍」中學在收取連繫小學的畢業生後,保留三成學額作自行分配用途。這意味著本來已經少得可憐的統一派位名額,將進一步減少。上述兩項修訂,一方面容許學校將成績不符理想的學生送走,一方面增加收取外來生的自主性,都只是鞏固了學校「擇優取錄」的傾向。

時至今日,「好」學生的定義,不僅包涵學習能力和品格,還有家庭支援、課外活動、文化資本等等,在在都與社經地位掛鉤。當部分學校擁有愈來愈多的收生自主,基層家庭的選擇則愈來愈少。

至於向一條龍學校提供額外資源和支援,如果能有效改善教育質素,相信不會有太大異議;但站在學校之間的公平原則上,我們仍須提出疑問:在基礎教育範疇,急需資源改善的項目很多,對弱勢學生的支援尤其不足,弱勢學校的學習差異,不見得會比「一條龍」學校更小。

組別差距愈拉愈大

例如「融合教育」的學生集中的學校,有些同時接納多種特殊需要的學生,但政府往往只提供點綴式的補助,這是否有厚此薄彼之嫌?造成的客觀後果是弱勢學生得到的照顧相對更少,與其他組別的差距愈拉愈大,偏偏每當遇上人口下降,這些學校又最容易受到殺校的衝擊,實在有欠公允。

學界渴求資源落空

「微調」措施中僅有一項「惠及」基層學生:建議設立學費減免/獎學金計劃,增加普羅大眾入讀私立直屬小學的機會。不過,這項措施能否奏效,參考一下直資學校裡有多少基層學生,便可大概知道。

過去十多年,政府在教育資源分配上有明顯傾斜,且漸漸背離了提供公平教育機會的方針。顯著的例子包括新直資計劃的推行導致公立傳統名校紛紛轉為直資,高昂學費令基層卻步;特殊教育的經費遭大幅削減,「融合教育」卻缺乏有效配套支援,師生苦不堪言。

又例如最新的財政預算案,撥款4.8億元成立基金資助「尖子」到海外留學,但學界最渴求資源的範疇卻全數落空。教育機會的不均等日益嚴重,「一條龍」政策的「微調」似乎亦順應了這種趨勢,這是當局必須正視的問題。

(原刊於《信報》「優質教育」版,2013年6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