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高收費的直資學校政策 影響學生向上流動機會

近年陸續有資助學校轉為「直接資助計劃」的學校(「直資學校」),當中有不少是傳統名校。我最近在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要求教育局長吳克儉先生解答:當局審批資助學校加入直資的申請時,如何處理及統計持份者(包括家長、舊生、教師、教育團體和區內居民等)的意見,以及有否評估在批准學術成績較佳的資助學校轉為學費較高昂的直資學校時,會減少來自中下階層的學生入讀這些學校的機會,以致影響他們將來升學和向上流動,加劇貧富懸殊和社會隔閡等問題。

一如所料,吳局長仍然維護高收費的直資學校政策,並指為了教育多元化,會繼續按既定的評審準則審核申請。當局也沒有就直資學校數目佔公帑資助學校總數的百分比訂定上限,雖然直資學校有為學生提供學費減免和獎助學金,但他們收取學費可高達直資單位津貼額的二又三分之一。局長更承認,港島個別地區或中西區的學校網絡,直資學校的比例較高。

教育多元化其實是多元(錢)化

局長的回覆更確認了對於基層家庭來說,以往所有資助學校以至傳統名校,是百分百對他們開放的,但現時他們只能靠那一成的學費減免和獎助學金,才有狹窄的機會進入這些轉制的傳統名校。當局所說的多「元」,其實是要多付錢「元」才能入讀的意思。

眾所周知,教育是每名公民的基本權利,學生不應因為自身的家庭背景和社會階層等因素而失去接受教育的機會。但現時高收費的直資政策,無疑違反了公共教育普及而平等的原則,亦與學校有教無類的精神背道而馳。

我們聽說過,有就讀高收費學校的學生,抱怨自己只住在中產著名屋苑而不是豪宅、只由父母駕車接送而沒有司機,試問學費減免和獎助學金計劃,如何協助幾歲至十多歲的清貧學童,克服家庭背景大不如人的心理障礙?就算學費透過助學金全數扣除,以後的活動開支、社交應酬的費用又怎麼辦?學校本來是社會的縮影,當中應該有貧富賢愚,現在學校過於單一集中於富裕階層,學生對社會的認識和對弱勢社群的同理心,會有均衡的發展嗎?

為甚麼政府不在公營學校推廣

另外,現行的直資政策容許學校可自行釐定課程、收費及入學要求,變相鼓勵更多有名的資助學校脫離公營教育體系,進入高收費的直資計劃。但我們不禁要問,如果政府認為直資制度有那麼多好處,為甚麼政府不在公營學校推廣,而要把中小學教育以用者自付原則而進一步商品化呢?

免費的公營學校數目和學額正不斷減少,是鐵一般的事實。香港教育學院早前的研究發現,過去20年貧窮家庭學生與富有家庭學生升讀大學比例差距日漸拉闊,後者的升讀大學比率是前者的3.7倍,差距較20年前的1.2倍顯著擴大。如果高收費的直資政策繼續推行,定必大大減少中下階層學生進入這些貴族化直資學校的機會,導致並深化貧富懸殊、社會隔閡、跨代貧窮等問題,貧窮家庭學生向上流動的機會也定必減少,這是香港應該奉行的教育理念嗎?